天一知青网文学作品原创版块 → 年事碎片

  共有53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年事碎片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叶知秋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627 积分:5496 威望:0 精华:33 注册:2017/8/21 17:02:10
年事碎片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9 19:01:34 [只看该作者]

                                                  年事碎片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timg.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据说喜欢回忆过去是进入老年的开始,按这个标准我可能早就步入老年了。

      我们家一直没有过多的过年仪式,两家父母早已驾鹤西去,兄弟姐妹分布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小辈们又有自己的圈子,所以完成了年夜饭的仪式后,就没有更多的人情来往。过年的荤素菜年前都备足了,老两口吃饭也简单,所以就比平时还要空闲。闲来无事就自己做了点猪油馅芝麻汤团,有点感触而敲了几行字。没成想记忆深处的年事点滴,因为被这些眼前这些猪油馅芝麻汤团引起,如同开闸春水般汹涌而出。那些似乎尘封褪色的过年琐事丝丝缕缕的开始从记忆深处飘了过来,眼前尽是点点滴滴的年事碎片……

祭祖---
    
      半个多世纪前,我家的年夜饭之前先要祭祖。按说祭祖应该去家族祠堂,至少也要请出祖先牌位。但我家祠堂在老家镇海,五十年代初阿娘离开老家,全家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于是供桌就设在已故的阿爷大幅照片前面。堂屋的长条高柜上摆好了锡制的高蜡烛台,点上了蜡烛烧燃了香,全家老少按长幼次序磕头作揖。等祖先们“吃”了,我们才能吃。阿娘边作揖嘴里边念念有词,我和姐姐凑近了听,大概能听出是在向列祖列宗汇报家里一年的事,说些家里老小平安之类的家常话。香炉里的香都是阿爸节前精选的,通常是杭州的天竺香或者是印度奇南香。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每逢想起过年的祭祖,身心似乎又会沉浸到那渺渺的香薰之中。


掸檐尘---

      腊月十七、十八日,在江南一带,人们都有掸檐尘的习俗。俗话说: “十七、十八,越掸越发。”因“尘”与“陈”谐音,故又叫“掸陈”,寓意掸除“晦气”。记得在小时候,每年此时姆妈就给我们布置掸檐尘的任务。要求我们将家里上上下下角角落落又掸又扫收拾得干干净净。
      掸檐尘的工具很简单,在长竹杆上绑一把新笤帚。将屋里的东西遮盖好后,我们姐妹俩就在头上结块包袱,身上披条“围身布褴”,然后开始掸檐尘。江南的房子密封不好,灰尘从瓦楞里,墙缝中都会吹进来。平时忙于过日子无暇顾及,临近过年了,居家的卫生自然也是过年前的一项重要事务。
     那时我和姐姐也就是十一、二岁,小孩子不懂得偷懒,干得可认真了。房梁上的蜘蛛网、墙上的灰尘,统统逃不过我们的眼睛。屋顶掸完就开始掸四周墙壁,墙上的灰尘掸清后,再开始搬坛移甏清理死角,就连水缸底下、灶脚边也要清扫一遍。屋里忙完,再将房前屋后天井院落统统打扫,年年都是整齐清洁迎新春。
      我们家掸檐尘还有一个别人家没有的内容,那是我姆妈的创意。姆妈喜欢把房间里的家具摆设改动位置,这样能给人以一种新意。我们姐妹也学着了,每年掸檐尘后都把家具位置改动一下,还争着要采用自己的方案。虽然搬动家具比掸檐尘还要累,但看到焕然一新的房间,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大蒸笼---
    
      五十年代冰箱是奢侈品,普通百姓家是不可能有的。好在过年时天气很冷,做好的菜肴放在没有阳光的通风处,个把星期是不会坏的。我家有个五层高的大蒸笼,每到过年就会洗干净拿出来放到花园的工具杂物间窗户旁边的搁板上。姆妈把做好的各种菜肴都放进去,现在想起来其实就相当于一个冰箱。过年的几天里,除了炒些新鲜蔬菜,烧点热汤,每顿都会从蒸笼里拿出几样荤腥菜肴,或蒸或下锅加热或者就吃冷的。眼看着蒸笼一层一层的往下拿,等最后一样菜肴拿出来,差不多年就过完了。我们家最后一样菜肯定是八宝辣酱,所谓的八宝辣酱就是把猪肉鸡鸭肉的边角部分去骨切成小块,加上豆腐干丁和冬笋丁,用甜面酱和辣酱炒在一起。这个菜咸辣鲜香,十足的“下饭榔头”,年过得差不多了,也是需要有这样的菜来下饭了。


摊蛋饺---

      过年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最后一样肯定是摊蛋饺。
      江南人家年夜饭上的压轴大菜一般都是三鲜火锅,蛋饺、白菜和粉丝是必不可少的。蛋饺那金黄的色彩,就像报春的迎春花,辉煌而不张狂,喜气而又脱俗。火锅鸡汤煮过的蛋饺,外嫩里鲜,吃一口,其味无穷!
      也不知从那年开始,家里摊蛋饺的任务年年都落在我头上。
      那多半是在小年夜,吃过晚饭我们几个孩子就开始制作过年的“炒货”。多半是早就发好的发芽蚕豆、夏天积攒的西瓜子、南瓜子,当然还有一些配给的花生和葵花子。炒货弄得差不多了,煤球炉的火也在慢慢幽下去,我就开始摊蛋饺。
       摊蛋饺要文火,所以要在煤球炉火幽幽快熄的时候。将平时舀汤的金属汤勺放在上面,勺内抹点猪油。待烧热以后,再将打均匀的蛋汁浇上一小勺。顷刻间,就做出一小片松黄的蛋皮了。摊蛋皮这活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也是精工细活。火太旺了,蛋皮就焦了,不仅有失色彩之美,烧焦的蛋皮还很容易破碎。蛋放多了,皮太厚,同样缺乏美观。这第一道工序,要求心如止水,风平浪静。
       蛋饺的馅料也不同于一般的饺子馄饨馅,选料精细是蛋饺之所以上乘的奥秘。最好用肥瘦相间的夹心肉,剁成细嫩的肉泥。千万不要图方便用绞肉机绞,不过那时也没有绞肉机。考究点的就放一点开洋,有时也放一点切碎的荸荠,口感更好。
       摊蛋饺也要有技术技巧,要乘蛋皮尚热的时候粘合。摊好的蛋饺一排排摆放在白色的方型托盘里,看过去象一排排金元宝。既象征着恭喜发财,也洋溢着过年的喜悦和温馨。
       有一年小年夜摊蛋饺,差点让自己“瘫”在炉子旁。煤在即将熄灭的时候煤气最重,而摊蛋饺又正需要文火。越摊到后来,我越觉得头晕浑身无力。勉强把活干完,勉强走到客堂间人就瘫下去了。姆妈闻声过来一看,知道是中了煤气。赶紧开窗开门,把我弄到外面坐了一会才慢慢好转。



黄豆沙馅儿---
    
      我们家年前一定会做些米粉团子,甜的咸的两种馅儿。咸馅儿是少量的肉馅和大量的萝卜丝和葱花,别看没多少肉,但拌馅用的是猪板油,香着呢!甜馅儿是豆沙,有赤豆沙和黄豆沙。赤豆沙主要是做汤圆馅儿的,有时做多了也会包一些赤豆沙团子,主要是黄豆沙。黄豆沙其实并不好吃,主要得靠着猪油白糖还有糖桂花提味儿。我从小不喜欢吃甜食,每次早餐桌上端上来的团子,我肯定挑萝卜丝馅儿的。但也奇怪,每次姆妈开始在煤球炉前做黄豆沙馅儿的时候,那股香味我肯定抗拒不了。每每守在炉灶边上观看姆妈操作的全过程,为的就是等着添吃盛到碗里后剩下黏在锅底和铲刀上的黄豆沙。大人们实在弄不懂,好好的豆沙馅儿团子不吃,非要添那锅底和铲刀?其实我自己也弄不懂,反正就是觉得舔着吃比正式的吃好吃!



一枝腊梅---

      记不清楚具体是哪一年,反正是在上中学的时候,我第一次在正月初一生日那天收到鲜花。
      虽然那时的女孩子也爱美也浪漫也喜欢鲜花,但在公开场合是不敢流露这种心情的。
      那年大年初一正下大雪,看着满天飞飞扬扬的雪花心里也很开心。雪花也是花,女孩子的生日里有花,总是快乐的事。忽听门口有人喊我,出去一看,是我家斜对面的一个男孩子。应该比我小两岁,记得他那时刚上初中不久。男孩红着脸拿出一枝盛开的腊梅,结结巴巴的对我说,给你的,祝你生日快乐!还急忙解释是他妈妈让他送来的,花也是自家园子里腊梅树上折的。
      腊梅花很美很香,我真的不愿意拒绝。可是他怎么知道我是大年初一的生日呢?我更不愿意去问这么多,尤其不愿看到那个腼腆羞涩的大男孩难堪。
      腊梅很馨香,
      生日也很快乐。



风中的歌---

      那年,在兵团连队,过年了。
      包饺子、每人半斤猪肉、一斤白面,白菜管够。一年到头的棒子面窝头,过年有饺子吃,连女生都能吃上几十个。
      想家,女孩子抱成一团抽泣,男孩子则打牌抽烟宣泄。起风了,风中尽是呜咽和泪花。
      屋子里太憋气,干脆冒着严寒来到旷野,对着荒无人烟的大沙漠亮开并不脆朗的嗓门开始唱歌。
      红歌、不太红的歌,还有“黄色”歌,张嘴就唱,想起哪首唱哪首,凡是会唱的都唱了。
      不知什么时候,歌声变大了变响了。回头一看,身后齐刷刷站着一排姐妹。
       风中的歌,很动听很凄美;风中的歌,很伤感也很无奈。塞外正月初一的风,把女孩们的歌声送向更远、更远……
       一直记得那年正月初一荒漠里风中的歌声。



最美的年礼---
    
     儿子开口晚,直到过了周岁生日才有牙牙学语的迹象。那年正月初一,因先生的粗心毁了我准备的过年菜肴,两口子大年初一早上就争执吵嘴,先生生气摔门走了。他老人家倒是可以一走了事,我不能啊。公公和孩子都要过年,再委屈我也得让全家有饭吃。抹着眼泪,我又开始操持过年的饭菜,让儿子坐在小孩车里自己玩。正委屈着,忽然听见儿子在依依呀呀,冷不防一声清楚的“妈妈”,让我欣喜如狂---儿子会说话了,儿子会叫妈妈了!我丢下手里的话,抱起儿子一阵狂亲。抬起头来,看见先生正捧着一大堆好吃的冲着我笑呢!原来他是出去将功补过,买吃的去了!
      儿子第一声叫“妈妈”,是给我的最美的年礼!



1990年前卫的年夜饭---

      1990年,正是自己公司最红火的时候。
      真的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操持一家人的过年,正好有朋友在五星级酒店当餐饮部经理,建议我们干脆去他的餐厅吃年夜饭。记得那晚餐厅里顾客很少,除了一些老外,只有我们一家中国人。餐厅里还有小民乐团伴奏,服务员们穿着民族服装待客上菜。我数了数,吃饭的人数比餐厅里的服务员还少,还没算上厨房里的工作人员。朋友们知道我们居然在酒店吃年夜饭,十分惊诧,觉得我们也太前卫了。其实也不完全是赶时髦,确实是因为当时自家的企业初成规模,年底工作又特别忙,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操持过年。听说那家酒店除夕晚上也营业,就偷懒了。
      第二年除夕,好多朋友家的年夜饭都挪进了酒店。
      ......


     不知不觉间,年味儿淡了;不知不觉间,我也老了。小时候盼过年,希望自己快点长大;人老了怕过年,过年就意味着离开终点又近了一步。但是,无论盼过年还是怕过年,年节总还是要过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么!
  
    年事碎片、碎片年事,如同定格在记忆中的老照片。任凭岁月流逝,任凭山高水长,那定格,将是天老地荒……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过年.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本帖被加为精华]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远远的路
  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2973 积分:17123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5/9/30 16:31: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9 20:36:51 [只看该作者]

      点点滴滴的年事碎片,犹如一幅通俗易懂的风俗画。浓浓的年味乡味人情味,喜闻乐见,意味深长!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森花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2275 积分:64035 威望:0 精华:21 注册:2015/8/20 12:36:2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9 20:53:01 [只看该作者]

 

看叶之秋老师的年事碎片,也牵动我的思绪走了一圈过年的事儿!

 

 

叶之秋老师大年初一是生日,今天是初四赶快送个蛋糕,

 

祝妳生日快乐!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5bcd09164cc8e2bb0162c&690.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31f4950e431d7c35edd87ac80b30a8a8.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小草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蜘蛛侠 帖子:1199 积分:7441 威望:0 精华:23 注册:2017/10/4 10:21: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20 9:32:01 [只看该作者]

知秋老师年事的桩桩回味,令人动容!

谢谢妳给我们奉上这么好的文章,並在这里祝你在新的一年里事事如意!快乐吉祥!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句章樵隐
  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句章樵隐
等级:版主 帖子:10567 积分:57614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5/8/20 14:00:3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20 12:32:3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叶知秋在2018/2/19 19:01:34的发言:
                                                 
      儿子第一声叫“妈妈”,是给我的最美的年礼!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好帖子.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家驹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论坛游侠 帖子:239 积分:1867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7/12/6 21:02:3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21 16:35:53 [只看该作者]

   我习惯上海的传统早点,与广式早茶不一样的。我每天起床洗漱后就离家了,大饼、油条、糍饭、麻球、馄饨、豆浆、豆腐花、小笼包、生煎馒头、各式浇头面……,而且外来妹的排挡品味、滋味肯定大大超过国营饮食店。老婆、女儿一直说,排挡卫生一定是不达标的,我依然无法割舍。从除夕夜开始,全上海传统早点的排挡消失的无影无踪,走了一段路的王家沙确实不行,初一、初二连国营饮食店也打烊了。过年没有早点!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叶知秋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627 积分:5496 威望:0 精华:33 注册:2017/8/21 17:02: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21 17:32:09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家驹在2018/2/21 16:35:53的发言:
我习惯上海的传统早点,与广式早茶不一样的。我每天起床洗漱后就离家了,大饼、油条、糍饭、麻球、馄饨、豆浆、豆腐花、小笼包、生煎馒头、各式浇头面……,而且外来妹的排挡品味、滋味肯定大大超过国营饮食店。老婆、女儿一直说,排挡卫生一定是不达标的,我依然无法割舍。从除夕夜开始,全上海传统早点的排挡消失的无影无踪,走了一段路的王家沙确实不行,初一、初二连国营饮食店也打烊了。过年没有早点!

     家驹兄弟新春安好!过年当然没有早点啊,人家也要过年么。你能在圣诞节的纽约街上找到卖热狗咖啡的吗?宁波人么,初一早上吃猪油馅汤团啊!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觉民
  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2465 积分:67931 威望:0 精华:34 注册:2015/8/20 11:41: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24 8:47:08 [只看该作者]

  过了几十个年了,这年事碎片已很多了,回忆起来,五味杂陈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