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娱乐休闲谈天说地 → 匈奴

  共有19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匈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526 积分:29832 威望:0 精华:38 注册:2016/6/14 16:18:45
匈奴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0 13:42:11 [只看该作者]

说起匈奴大家比较熟悉,战国及秦汉时期匈奴是中原北方的主要边患,秦始皇筑万里长城就是为了抵御北方的匈奴,昭君出塞也是嫁给匈奴单于和亲。匈奴,《辞海》说:“古族名,亦称胡。”《史记·匈奴列传》:“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526 积分:29832 威望:0 精华:38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0 13:42:59 [只看该作者]

淳维系夏桀庶子,夏桀死后,淳维把夏桀之众妾据为己用,为避商汤攻伐,便避居于茫茫北蛮荒漠之地,与山戎、猃狁、荤粥聚合,辗转放牧,世代繁衍,于是形成了匈奴族。近代西方主流历史学家一般认为中原以北的匈奴人,是一些喜欢以马征战与结盟的混合游牧民族,只是民族集团而非同种族群。无论把匈奴看做一个民族还是民族集团,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匈奴是由北方一些游牧部落组成的。《史记·五帝本纪》:黄帝“北逐荤粥。” 荤粥,又作獯鬻、薰育、熏育、玁狁、猃狁。王国维《鬼方昆夷玁狁考》:“故鬼方、昆夷、薰育、玁狁,自系一语之变,亦即一族之称,字音韵学上证之有余矣。” 可见荤粥、猃狁黄帝时期就有,所谓的“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仅仅是淳维率领的夏后苗裔和原土著的荤粥相结合,所以《史记·匈奴列传》在“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之下强调“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说明早在唐尧虞舜之前北方就已有山戎、猃狁、荤粥等。除了淳维荤粥,匈奴还融入了一些其他引弓骑射的游牧民族,如《汉书·匈奴列传》所说:“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皆已为匈奴。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北州以定。”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526 积分:29832 威望:0 精华:38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0 13:43:43 [只看该作者]

据王国维《鬼方昆夷玁狁考》考证,“獯鬻、玁狁皆宗周以前之称”,而且先称獯鬻(荤粥),后称玁狁,其中“玁狁之称不过在懿、宣王间”,即仅周懿王至宣王期间才称玁狁,自《史记》以降,称猃狁。此前称称獯鬻(荤粥);春秋鲁隐公、桓公年间称戎,庄公、闵公年间称狄;战国时始称胡、匈奴。“至玁狁之后裔如何?经传所纪,自幽、平以后,至于春秋隐、桓之间,但有戎号;庄、闵以后,乃是狄号。”“胡与匈奴之名始见于战国之际,与数百年前之獯鬻、玁狁先后相应,其为同种,当司马氏作《匈奴传》时盖已知之矣。”(《鬼方昆夷玁狁考》)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526 积分:29832 威望:0 精华:38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0 13:44:48 [只看该作者]

淳维并非进入西戎的第一位炎黄子孙,据《史记·周本纪》记载,早在大禹孙子太康执政时,“不窋末年,夏后氏政衰,去稷不务,不窋以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间。不窋卒,子鞠立。鞠卒,子公刘立。公刘虽在戎狄之间,复修后稷之业,务耕种,行地宜。”与淳维不同,不窋及其子孙没被戎狄同化,自公刘在豳定居后把农业带进了戎狄之地,同化了戎狄。除了《史记·匈奴列传》记载有“变于西戎,邑于豳。其后三百有馀岁,戎狄攻大王亶父,亶父亡走岐下,而豳人悉从亶父而邑焉,作周。”《诗·大雅·公刘》也有相关描述:“笃公刘,匪居匪康。乃场乃疆,乃积乃仓。乃裹餱粮,于橐于囊。思辑用光,弓矢斯张;干戈戚扬,爰方启行。”“笃公刘,于豳斯馆。涉渭为乱,取厉取锻,止基乃理,爰众爰有。夹其皇涧,遡其过涧。止旅乃密,芮鞫之卽。”当时公刘率领众人带上粮食武器离开原居住地邰,进入戎狄之地,渡过渭水,在豳找到落脚点,停止军旅之役,定居农耕。而《诗·大雅·绵》“绵绵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古公亶父,陶复陶穴,未有家室。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歧下”,说的则是古公亶父亡走岐下之事。周的发源地豳,《毛诗·豳风·豳谱》说:“豳者,后稷之曾孙也公刘者,自邰而出,所徙戎狄之地名,今属右扶风栒邑。”豳,在今陕西彬县、旬邑县一带,原系戎狄之地名,汉朝属右扶风栒邑。沮水、漆水,系渭水支流,在陕西中部。据《诗经》的记载,我们可以得知,夏商时期,陕西中部泾渭流域至河套都是戎地,即匈奴故地。王国维在《鬼方昆夷玁狁考》中也说:“可知玁狁自宗周之东北而包其西,与鬼方、昆夷之地完全相符合也。”宗周,指周之丰镐,在今西安境内。吕思勉《中国通史》也说:“犬戎在今陕西的中部,甘肃的东部,泾渭二水流域的,东周以后,大约逐渐为秦人所征服。”秦征犬戎,也可见诸《诗·秦风·小戎》:“在其板屋,乱我心曲。”注:“西戎版屋。”传:“天水、陇西,山多林木,民以板为屋。……故知‘板屋’为‘西戎板屋’,念想君子伐得而居之也。”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526 积分:29832 威望:0 精华:38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0 13:45:48 [只看该作者]

匈奴北移始于殷周之际。《史记·匈奴列传》:“周西伯昌伐畎夷氏。后十有馀年,武王伐纣而营雒邑,复居于酆鄗,放逐戎夷泾、洛之北,以时入贡,命曰‘荒服’。”周西伯昌就是周文王,畎夷氏即犬戎。“周西伯昌伐畎夷氏”即《史记·周本纪》所说的“伐犬戎”。这段历史,《诗经·大雅》也有记载,如《采薇》、《出车》、《绵》诸篇。周武王灭纣后,匈奴虽然被赶到了泾水、洛水以北,而且其当时的二任首领“自大毕、伯士之终也,犬戎氏以其职来王”(《国语·周语》),但周穆王还是不满足于匈奴按荒服的规定来朝见,不听劝谏,发兵征伐匈奴,以至于仅“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之后,荒服不至。”(《史记·匈奴列传》)由于周穆王师出无名,而且没有取得军事上的优势,自此之后,包括匈奴在内的荒服诸侯不再臣服于周。西周末年,匈奴与申侯“共攻杀周幽王于骊山之下,遂取周之焦获,而居于泾渭之间,侵暴中国。”(《史记·匈奴列传》)至战国,由于诸国不断辟土,匈奴才大规模北撤,并被各国的长城挡在塞外。《史记·匈奴列传》:“赵襄子逾句注而破并代以临胡貉。其后既与韩魏共灭智伯,分晋地而有之,则赵有代、句注之北,魏有河西、上郡,以与戎界边。其后义渠之戎筑城郭以自守,而秦稍蚕食,至於惠王,遂拔义渠二十五城。惠王击魏,魏尽入西河及上郡于秦。秦昭王时,义渠戎王与宣太后乱,有二子。宣太后诈而杀义渠戎王於甘泉,遂起兵伐残义渠。於是秦有陇西、北地、上郡,筑长城以拒胡。而赵武灵王亦变俗胡服,习骑射,北破林胡、楼烦。筑长城,自代并阴山下,至高阙为塞。而置云中、雁门、代郡。其后燕有贤将秦开,为质於胡,胡甚信之。归而袭破走东胡,东胡卻千馀里。与荆轲刺秦王秦舞阳者,开之孙也。燕亦筑长城,自造阳至襄平。置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郡以拒胡。当是之时,冠带战国七,而三国边于匈奴。其后赵将李牧时,匈奴不敢入赵边。后秦灭六国,而始皇帝使蒙恬将十万之众北击胡,悉收河南地。因河为塞,筑四十四县城临河,徙適戍以充之。而通直道,自九原至云阳,因边山险巉溪谷可缮者治之,起临洮至辽东万馀里。又度河据阳山北假中。”《资治通鉴·秦纪·始皇帝三十三年》:“蒙恬斥逐匈奴,收河南地为四十四县。筑长城,因地形,用制险塞。起临洮至辽东,延袤万馀里。于是渡河,据阳山,逶迤而北。暴师于外十馀年。蒙恬常居上郡统治之,威振匈奴。”这里要说明的是:河西指陕西、山西之间黄河段西部地区;战国秦汉时所称的河南,不是今河南省,而是黄河河套以南地区;北假指阴山以南河套以北地区。经战国及秦始皇的拓土,阴山成了汉与匈奴的边界,所以王昌龄《出塞》云:“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526 积分:29832 威望:0 精华:38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0 13:46:45 [只看该作者]

飞将军李广系西汉镇守北边名将,当时汉与匈奴二大国呈对峙之势。据《汉书·匈奴传》记载,武帝时,“单于遣使遗汉书云:‘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天子骄子典出于斯,原指北方引弓之民族。“周、秦以来,匈奴暴桀,寇侵边境,汉兴,尤被其害。”“自汉兴以至于今,旷世历年,多于春秋,其与匈奴,有修文而和亲之矣,有用武而克伐之矣,有卑下而承事之矣,有威服而臣畜之矣,诎伸异变,强弱相反,是故其详可得而言也。”西汉应对匈奴的策略,或和亲,或克伐。昭君就是因和亲嫁于匈奴单于的。《后汉书·南匈奴传》:“昭君字嫱,南郡人也。初,元帝时,以良家子选入掖庭。时,呼韩邪来朝,帝敕以宫女五人赐之。昭君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乃请掖庭令求行。呼韩邪临辞大会,帝召五女以示之。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裴回,竦动左右。帝见大惊,意欲留之,而难于失信,遂与匈奴。”但《汉书》写得比较简单,并无昭君主动请求出塞之说。《汉书·元帝本纪》:“竟宁元年春正月,匈奴乎韩邪单于来朝。诏曰:‘匈奴郅支单于背叛礼义,既伏其辜,乎韩邪单于不忘恩德,乡慕礼义,复修朝贺之礼,愿保塞传之无穷,边垂长无兵革之事。其改元为竟宁,赐单于待诏掖庭王樯为阏氏。’”《汉书·匈奴传》:“单于自言愿婿汉氏以自亲。元帝以后宫良家子王墙字昭君赐单于。”估计《后汉书》在《汉书》的基础上,增添了昭君自愿出塞的传闻。昭君在夫亡之后曾要求归汉,但没有得到汉成帝的同意,不得不按照匈奴婚俗嫁给亡夫之子,继续留在塞外。《后汉书·南匈奴传》:“及呼韩邪死,其前阏氏子代立,欲妻之,昭君上书求归,成帝敕令从胡俗,遂复为后单于阏氏焉。”昭君,只不过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弱女子,和其他诸多和亲女子一样不能自主。和亲,并非汉元帝首创,而是始于高祖刘邦。据《汉书·匈奴传》记载,“是时,匈奴以汉将数率众往降,故冒顿常往来侵盗代地。于是高祖患之,乃使刘敬奉宗室女翁主为单于阏氏,岁奉匈奴絮缯酒食物各有数,约为兄弟以和亲,冒顿乃少止。”匈奴有父死子妻后母,兄死弟妻嫂之习俗。据《汉书·匈奴传》记载,冒顿与刘邦结为兄弟,刘邦死后冒顿就向吕后求婚,“使使遗高后曰:‘孤偾之君,生于沮泽之中,长于平野牛马之域,数至边境,愿游中国。陛下独立,孤偾独居。两主不乐,无以自虞,愿以所有,易其所无。’”吕后大怒,但最后还是忍了,“令大谒者张泽报书曰:‘单于不忘弊邑,赐之以书,弊邑恐惧。退而自图,年老气衰,发齿堕落,行步失度,单于过听,不足以自污。弊邑无罪,宜在见赦。窃有御车二乘,马二驷,以奉常驾。’冒顿得书,复使使来谢曰:‘未尝闻中国礼义,陛下幸而赦之。’因献马,遂和亲。”双方客客气气地互赠车马,以外交礼节避免了一场战争。高祖之后,文帝、景帝之世及武帝初期,与匈奴时绝时和亲。《汉书·匈奴传》:“终景帝世,时时小入盗边,无大寇。武帝即位,明和亲约束,厚遇关市,饶给之。匈奴自单于以下皆亲汉,往来长城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526 积分:29832 威望:0 精华:38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0 13:47:34 [只看该作者]

至武帝元光二年,情况发生了变化。据《汉书·匈奴传》等记载,武帝采用王恢建议,“使马邑人聂翁壹间阑出物与匈奴交易,阳为卖马邑城以诱单于。单于信之,而贪马邑财物,乃以十万骑入武州塞。汉伏兵三十余万马邑旁,御史大夫韩安国为护军将军,护国将军以伏单于。单于既入汉塞,未至马邑百余里,见畜布野而无人牧者,怪之,乃攻亭。时雁门尉史行徼,见寇,保此亭,单于得,欲刺之。尉史知汉谋,乃下,具告单于。单于大惊,曰:‘吾固疑之。’乃引兵还。……自是后,凶奴绝和亲,攻当路塞,往往入盗于边,不可胜数。然匈奴贪,尚乐关市,嗜汉财物,汉亦通关市不绝以中之。自马邑军后五年之秋,汉使四将军各万骑击胡关市下。”自此,开始了对匈奴的一次次出击,《汉书·匈奴传》有如下记载:“其明年春,汉遣卫青将六将军十余万人出朔方高阙。”“其明年春,汉复遣大将军卫青将六将军,十余万骑,仍再出定襄数百里击匈奴,得首虏前后万九千余级,而汉亦亡两将军,三千余骑。”“明年春,汉使票骑将军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过焉耆山千余里,得胡首虏八千余级,得休屠王祭天金人。其夏,票骑将军复与合骑侯数万骑出陇西、北地二千里,过居延,攻祁连山,得胡首虏三万余级,裨小王以下十余人。”“其明年春,汉谋以为“翕侯信为单于计,居幕北,以为汉兵不能至”。乃粟马,发十万骑,私负从马凡十四万匹,粮重不与焉。令大将军青、票骑将军去病中分军,大将军出定襄,票骑将军出代,咸约绝幕击匈奴。”“票骑之出代二千余里,与左王接战,汉兵得胡首虏凡七万余人,左王将皆遁走。”“是后,匈奴远遁,而幕南无王庭。”尽管取得一时之胜利,但汉军也损失惨重,无力继续远征匈奴。《汉书·匈奴传》:“初,汉两将大出围单于,所杀虏八九万,而汉士物故者亦万数,汉马死者十余万匹。匈奴虽病,远去,而汉马亦少,无以复往。”“虽征伐克获,而士马物故亦略相当;虽开河南之野,建朔方之郡,亦弃造阳之北九百余里。”《汉书·食货志》:“及王恢谋马邑,匈奴绝和亲,侵扰北边,兵连而不解,天下共其劳。干戈日滋,行者赍,居者送,中外骚扰相奉,百姓抏敝以巧法,财赂衰耗而不澹。”直至宣帝时暂时解决了北方边患,边境安定。《汉书·匈奴传》:“至孝宣之世,承武帝奋击之威,直匈奴百年之运,因其坏乱几亡之厄,权时施宜,覆以威德,然后单于稽首臣服,遣子入侍,三世称籓,宾于汉庭。是时,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亡干戈之役。”然而好景不长,六十年后王莽篡权,中原动乱,边塞烽烟又起。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526 积分:29832 威望:0 精华:38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0 13:48:17 [只看该作者]

东汉初,匈奴分裂为南匈奴和北匈奴。《后汉书·光武帝纪》:二十四年“冬十月,匈奴薁鞬日逐王比自立为南单于,于是分为南、北匈奴。”二十五年:“南单于遣使诣阙贡献,奉蕃称臣;又遣其左贤王击破北匈奴,却地千余里。”南匈奴归附汉朝,并把北匈奴赶到千里之外。此后,汉朝又联合其他游牧民族经历几次征战,终于把北匈奴驱赶到中亚的锡尔河流域,边境上永无北匈奴的踪迹。如安帝延光三年(124年)“春,正月,班勇至楼兰,以鄯善归附,特加三绶,而龟兹王白英犹自疑未下。勇开以恩信,白英乃率姑墨、温宿,自缚诣勇,因发其兵步骑万余人到车师前王庭,击走匈奴伊蠡王于伊和谷,收得前部五千余人,于是前部始复开通。还,屯田柳中。”(《资治通鉴·汉纪·安帝延光三年》)顺帝永建元年(126年)“勇遂发诸国兵击匈奴,呼衍王亡走,其众二万余人皆降。生得单于从兄,勇使加特奴手斩之,以结车师、匈奴之隙。北单于自将万余入后部,至金且谷;勇使假司马曹俊救之,单于引去,俊追斩其贵人骨都侯。于是呼衍王遂徙居枯梧河上,是后车师无复虏迹。” (《资治通鉴·汉纪·顺帝永建元年》)顺帝阳嘉三年(134年)“夏四月丙寅,车师后部司马率后部王加特奴等掩击匈奴,大破之,获其季母。”(《后汉书·顺帝纪》)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526 积分:29832 威望:0 精华:38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0 13:49:09 [只看该作者]

北匈奴被驱逐了,但归附于汉室的南匈奴却留下了极大的隐患。《后汉书·南匈奴传》:建武二十六年“冬,前畔五骨都侯子复将其众三千人归南部,北单于使骑追击。悉获其众。南单于遣兵拒之,逆战不利。于是复诏单于徙居西河美稷,因使中郎将段郴及副校尉王郁留西河拥护之,为设官府、从事、掾史。……南单于既居西河,亦列置诸部王,助为捍戍。使韩氏骨都侯屯北地,右贤王屯朔方,当于骨都侯屯五原,呼衍骨都侯屯云中,郎氏骨都侯屯定襄,左南将军屯雁门,栗籍骨都侯屯代郡,皆领部众为郡县侦罗耳目。”南匈奴归附后被安置于塞内北地、朔方、五原、云中、定襄、雁门、代郡等区域与汉人杂居,同时又保留了他们原有的军事组织以助汉戍边和侦罗敌情。入塞居住的并非仅止南匈奴,还有其他民族,如《后汉书·乌桓鲜卑列传》所记载的:“是时,四夷朝贺,络驿而至,天子乃命大会劳飨,赐以珍宝。乌桓或愿留宿卫,于是封其渠帅为侯王君长者八十一人,皆居塞内,布于缘边诸郡,令招来种人,给其衣食,遂为汉侦候,助击匈奴、鲜卑。”异族杂居,在融合过程中难免会产生诸多矛盾,于是归附的南匈奴及乌桓、鲜卑等经常借助于他们的军事组织进行反叛。如安帝建光“五年夏,南匈奴左部句龙王吾斯、车纽等背叛,率三千余骑寇西河,因复招诱右贤王,合七八千骑围美稷,杀朔方、代郡长史。……秋,句龙吾斯等立句龙王车纽为单于。东引乌桓,西收羌戎及诸胡等数万人,攻破京兆虎牙营,杀上郡都尉及军司马,遂寇掠并、凉、幽、冀四州。”“延熹元年,南单于诸部并畔,遂与乌桓、鲜卑寇缘边九郡,以张奂为北中郎将讨之,单于诸部悉降。”(《后汉书·匈奴传》)也有被汉人教唆利用而反叛的,如《后汉书·南匈奴传》:“永初三年夏,汉人韩琮随南单于入朝,既还,说南单于云:‘关东水潦,人民饥饿死尽,可击也。’单于信其言,遂起兵反畔,攻中郎将耿种于美稷。”更有因匈奴内讧引发的争斗及塞内外互相勾结里应外合的叛乱,如《后汉书·南匈奴传》:“亭独尸逐侯鞮单于师子,永元六年立。降胡五六百人夜袭师子,安集掾王恬将卫护士与战,破之。于是新降胡遂相惊动,十五部二十余万人皆反畔,胁立前单于屯屠何子薁鞬日逐王逢侯为单于,遂杀略吏人,燔烧邮亭庐帐,将车重向朔方,欲度漠北。”“南单于以其右温禺犊王乌居战始与安国同谋,欲考问之。乌居战将数千人遂复反畔,出塞外山谷间,为吏民害。”原本为了利用匈奴助汉戍边兼做侦罗敌情耳目而把他们徙入塞内的政策,却把塞外烽火徙进了塞内,成为吏民的一大祸害。据谭其骧先生的考证,蔡文姬就是在原籍陈留圉县被董卓部将李傕等部众中的匈奴兵掳去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526 积分:29832 威望:0 精华:38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0 13:49:56 [只看该作者]

南匈奴居塞内,确实是一个大患。建安二十一年七月,南匈奴单于呼厨泉来朝贺,曹操乘机把他扣留在邺城,将南匈奴分为五部,选汉人为司马加以监督。《资治通鉴·汉纪·献帝建安二十一年》:“初,南匈奴久居塞内,与编户大同而不输贡赋。议者恐其户口滋蔓,浸难禁制,宜豫为之防。秋,七月,南单于呼厨泉入朝于魏,魏王操因留之于鄴,使右贤王去卑监其国。单于岁给绵、绢、钱、谷如列侯,子孙传袭其号。分其众为五部,各立其贵人为帅,选汉人为司马以监督之。”此举仅暂时削弱了匈奴的力量,但并未真正解决问题。五部之一的左部帅刘豹死后,由其子刘渊继位,刘渊乘西晋八王之乱的机会,打响了五胡乱华的第一枪,把中国带入了最动荡混乱的时代。

 回到顶部
总数 11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