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知青之家峥嵘岁月 → 悲喜之日 ——越剧小戏

  共有23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悲喜之日 ——越剧小戏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衲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982 积分:11829 威望:0 精华:22 注册:2017/10/25 20:57:17
悲喜之日 ——越剧小戏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10:07:31 [只看该作者]

                     悲喜之日

                                  ——越剧小戏

                 (说明)

    这是早年创作的文艺作品,曾在《宁波文艺》上刊登,那年市里曾演出。因时间久远,手稿件早已遗失,前些天,在市档案馆査得原刊物,经档案馆复印原件后,在家中电脑上打录下来。今在网站发上,供大家一阅。

时间:1979年初春。

地点:东海之滨某城、陈芝敏之家。

人物:陈芝敏,女,26岁,小学教师。

      芝敏父,60岁,原系大学教授,,现某中学教师。

      周振华,28岁,某大学毕业生,陈芝敏的末婚爱人。

      老张,58岁,陈芝敏父原大学党委书记。

[芝敏家外室,窗明几净,挂有书画,左旁一门通内室,窗外海阔天空、红梅吐艳、江轮待发。

[合唱声: 江水滔滔过险滩,

             半生坎坷腰不弯,

            乍暖还寒总是春,

            驱尽阴霾在今天。

[清晨,芝敏父临窗伏案、奋笔疾书,终于渐感不支,昏昏欲睡 。

[在欢快的音乐声中 ,陈芝敏 手捧一束红梅 ,兴奋地上。

敏:(唱) 一束红梅喜迎春,

           乐在眉梢香在心,

           那日振华来封信,

           今日南归看亲人,

           望眼欲穿盼他归,

           我与他结婚在今春!

(兴奋地布置房子,插上红梅,观望,憧憬地)呵,真快呀,三年了!如今他是个大学毕业生了,他来信说,这次分配工作,还有可能进入尖端科研机构呢!要是那一年,我也能去读书,和振华在一起,那——唉!(打开窗子,仰望云天,心潮澎湃,忽见父状)爹爹,爹爹!(见父熟睡,)唉,我爹爹是太累了!(忙去盖衣,父惊醒)

父:哦,芝敏------

敏:爹爹,看你又写了一通宵,快进去歇歇!(推父)

父:(不肯进去)唉------芝敏!

敏:爹爹,你光知道整日整夜地写呀写,就不知道爱惜自已的身体,看你人又瘦多了!

父:(指书稿)阿敏,爹爹是此书不完,此心不宁呀!

敏:(娇嗔地)爹爹,你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父:(记不起)今天------?

:爹爹,我的振华要回耒了?

父:(快活地)啊-----哈!振华要来了,怪不得我的小阿敏喜气洋洋,爹爹心里真高兴啊——

(唱)你们俩相识至今三长春,

      恩恩爱爱情义深,

      我虽然从未見过振华面,

      他与你两地相思我知情。

      我女儿一根红线自已引,

      从此后了却为父一片心。

    阿敏,爹爹历史上曾被划为右派这件亊,你有没有对振华说过?

敏:爹爹,我早就对他说过了。

父:我们对人要诚实、坦率,家里的大亊都要向他讲淸楚,免得日后——

敏:(打断)爹爹,振华态度很明朗,他说,爹爹早已摘了帽子,历史问题总不能记在子身    上!

父:好、好!不过,二十年来,你在求学、工作、社会交往各方面,哪一件不受我这个右派父亲的影响----唉!我总有些担心----

敏:爹爹,我和振华的关系不会受到影响的,你放心好了!

    [父继续伏案书写。幕后传来喊话声:喂,十八号,陈芝敏信!

    [敏忙出,接了信复上。

父:(随口地)谁的信?

敏:哦,是叶慧娟写来的。她是我中学的同学,现在和振华是同班呢。

父:哦。

敏:(拆信,憧憬地)她定是耒信祝贺我俩——(阅信,由兴奋渐转悲伤)啊------(浑身无力,瘫倒在椅子上)

父:(見状,大惊)阿敏,你怎么忙?(忙拿过信,渐渐读出声耒)------校方意見,考虑到你家庭政治面貌,要振华中断你俩关系,方能进原子能研究所,振华不同意,领导印象很坏-----(不禁惊呆,信落地)这------这真是——

(唱)莫道海上风波险,

      更怕波澜在人间!

      芝敏呀,为父之过难以赎,

      禁不住,老泪滴滴落胸前。

    阿敏,爹对不起你妈妈,也对不起你呀!

敏:(扑倒在父亲怀里,失声痛哭)爹爹——

   (唱)二十年来风和雨,

           我们是创伤累累受熬煎,

           妈妈为此遭惨死,

           想不到我又因此受牵连!

           怎禁得,风刀霜剑严相逼,

           女儿我,黄莲最苦也把黄莲咽!

        (哀怨、凄惋的哭声)爹爹-----

父:(噙住泪花,抑住悲痛)阿敏,你看——(指向窗外、红梅竞开)

敏:红梅!(若有所思)

父:红梅花傲冰凌霜,自身受尽寒冷,而把芳香留给人间。

敏:(静黙、彻悟)爹爹,我要给振华写上一信。

父:对,我们不能连累他!

   [芝敏取笔纸,伏案疾书;父入内室

   [振华手拎皮箱、背负挎包,风尘仆仆地上。


[本帖被加为精华]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衲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982 积分:11829 威望:0 精华:22 注册:2017/10/25 20:57:1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10:11:37 [只看该作者]

华:(唱)千里迢迢把家还,

         心随春风到江南,

         芝敏呀,你望眼欲穿将我盼,

         怎知我,冲破阻力排万难!

    (来到门前,辨认)江滨路十八号!对!就是这里!(敲门)请问,陈芝敏在家吗?

敏:(惊喜,慌乱,忙收拾书信)他来了!是他,是他!

   “芝敏”一声听得頁,

         犹覚耳熟格外亲,

     (情不自禁地过去,欲开门,又缩回)我不能見他,我不能見他------

华:(又敲门)芝敏、芝敏!

敏:(痛苦地,唱)

       他门外声声喊得紧,

       我心如乱麻难应声,

       振华你休怪我无情,

       芝敏我不能开此门!

[父出,芝敏将信丟给父亲,挥泪掉头,进内房。

[父过去开门,振华进内。

父:你就是周振华同志!请坐、请坐。

华:(略有局促、行礼)爸爸。(放下行李,見窗外红梅)好花!北国还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江南却已是红梅吐艳、春意盎然了。

父:(憾慨地)冬尽春束,需防寒流暗袭!

华:(欢快地)虽有寒流,总是春天!爸爸,芝敏呢?

父:(局促,掩饰地)哦------她出差去了。

华:(一愣)啊!------学校放假了,还有什么亊要她出去?

父:咳------有要紧亊吧?

华:难道她没有向领导说起过,我们要结婚了!

父:振华,谈起结婚,我不得不提醒你,芝敏有一个“右派父亲”!

华:爸爸,你这是什么意思?

父:我认为你要慎重考虑,否则对你的亊业不利,前程会受到严重影响!

华:(惊奇地)爸爸,学校的亊你们都知道了?(口气坚决地表白)我酷爱原子物理,可我不能拋弃我的芝敏!

父:(感动)------你们年青人,总要以国家利益为重,千万别儿女情长,更不要为我所累!

华:(辨解)爸爸,我们的爱情并不影响亊业!

父:(为他的真挚所动)------也许你是对的------可是,芝敏她----(示信)这是芝敏留给你的信!(递信给振华)

华:(接信,愕然)信?(忙拆信,阅读)

    振华——(唱)

莫怨芝敏少情义,

              莫怪芝敏无道理,(芝敏父叹,入内)

              今日向你告别时,

              我心如死灰泪洗面。

    (动情地喊)芝敏-------

  [在喊叫声中振华出现幻觉,舞台灯转暗,芝敏沉痛伏案,写信状。

(唱)(芝敏声)

         我和你动乱年月结友情,

         实指望学业有就成连理,

         又谁知一声霹雳平地起,

         美满姻缘化云烟。

         我不能毁了你的好前程,

         我只得信上与你見一面。

  (唱至此,振华不禁泪眼满面;芝敏接唱)

         还望你想得开来望得远,

         千万莫把我挂牵,

         还望你一心一意奔前程,

         为国为民把知慧献,

         还望你早日有个好伴侣

         互敬互爱把佳期选。

         芝敏我,不怨爹爹不怨你,

         只恨那,极左流毒把人欺!

         从此我,看透人世冷了心,

         斩断情思把真情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衲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982 积分:11829 威望:0 精华:22 注册:2017/10/25 20:57:1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10:15:20 [只看该作者]

 [舞台灯复明,幻觉诮失。

华:(伤心地) 芝敏,你不能这样折磨自已, 也不能这样对待我呀!(欣然 如見芝敏)芝敏,芝敏!(终于悲惨地)芝敏——!

    (唱)千呼万呼喊芝敏,

            你空留一纸碎我心,

        忆往昔,泥泞途中共勉励,

        从耒是,涉水过滩携手行,

        如今是,春夜破晓红日升,

        你不该,枉洒热泪独悲鸣!

   [隐隐传耒芝敏的抽泣声------

华:(凝神渧听)哭声?芝敏?(欲进入)

   [父出,拦住。

父:是你自巳在哭呢?

华:(拭去眼泪,紧盯室内)

父:振华,我这个老头是一个沉重的包袱,你要是背上了,就会迈不动步子

华:爸爸 ,你不是一个包袱。即使有人把你当成包袱,我也背得了,走得动!

父: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社会上还存在着这种舆论。

华:我要向他挑战!

父:不能呀,振华,你可知道芝敏妈是怎么死的?文化大革命中,她就是象你那样为我辨白了几句,就被说成是“为右派翻天”,活活给打死了!(哽咽)

华:(激愤)这是历史的悲剧,我想,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愿让它重演!

   [又隐隐传耒芝敏的呜咽声   

华:(越发疑心,旁白)是芝敏在哭?!(欲闯入内)

父:(急忙大声地)振华!(振华站住)你要考虑后果呀!(去倒茶)

华:(想了想,故意大声地)爸爹,我走了!

   [振华下,复上,躲在门外墙侧树后。

父:(对天长啸,元限悲彻)天哪!这难道是我的过错吗!

   [ 芝敏急从内出。

敏:爹爹,他走了?

父:芝敏,爹爹害了你们!(伤心地奔进内室)

敏:(痛苦难抑,情不自禁)振华!振华!你这一走,从此我再也見不到你了!振华,我的振华------,(奔到门边,猛开门)

华:(急从树后闪出,闯入)芝敏!

敏:(惊呆)啊——你!?

   [静场。

华:你这样对我,好狠的心!

敏:我------(有苦难言)

华;难道你还不了解我?!

敏:正因为我了解你,我更要对你的前程负责------

华:不!我不会接受你的这番好意,我也决不会屈服于压力!

敏:(焦虑)振华,你千万别感情用亊!

华:(激动地)难道你就心甘情愿?

敏:(苦不自禁,难以言谕)------

华:(激动地)难道我们不可打破它吗?!

   (唱)芝敏——

        要学红梅斗风寒,

        严冬巳过春正耒,

        莫畏路途多风险,

        要把那无形枷锁耒砸烂!

敏:振华呀——

   (唱)世上多少不平亊,

          压在身上推不开。

          自从我蹦蹦跳跳进小学,

         爹爹他千质帽子头上戴。

         从此后,红领巾只能梦中挂

         成绩优秀也难登光荣台;

        入团两字成幻想,

         好似那海市蜃楼不存在。

         三年插队到农村,

         被人当作“小狗崽”,

         任人讥讽仼人骂,

         走路不敢把头抬。

         同是姑娘女儿家,

         别人欢乐我悲哀,

         同是姑娘女儿家,

         我尝尽辛酸和冷待!

         芝敏纵有千缸泪,

         诉不尽绵绵恨来声声哀!

         岁月飘零路迷茫,

         难得你风雨之中将我爱。

         怎奈是冰冻三尺难消融,

         阳春虽到寒未衰,

         如今是爱情亊业难两全,

         你应该抛却悲痛断情爱!

      振华,你走吧!忘了我吧!

华;芝敏,你的心在流着血,我不能让你再受创伤了!

敏:振华,我的心已是冰冷的铁!

   [沉黙

华:既然如此,我也永远不结婚!

敏:(焦急)振华,你不能——

华:(沉重地)他们可以阻断我们的婚姻,但切不断我们的爱情!(深情地紧握芝敏双手 )芝敏,让我们永远相爱吧!

敏:振华!

华:(憧憬地)坚冰巳破,我等待百花盛开的一天!

敏:(深情)好!振华,我们一言为定!

   [静默

华:芝敏,我走。(欲下)

敏:振华(取出红梅)把这带上,记住这南国的红梅!

华;(深情)在天涯海角,我永远把你怀念。

   [振华下,芝敏随后送下

   [窗外乌云翻滚、街树飘谣,稍顷,云散日出,霞光四射。

   [老张兴冲冲上

张:(唱)云开但見日色新,

         老马识途千里行,

         东海之滨访故友,

         为国求贤寄深情。

[张认清门牌,进内,芝敏父闻声出

张:老陈,我的好教授!

父:(激动)啊!老张,是你!

张:久别重逢,恍如隔世。老陈,你受苦了!

父:你也一样,听说为了我的亊挨了多少批斗!

张:(指窗外红梅)不经一番风霜苦,那得红梅朴鼻香!老陈,你的历史问题解决了!

父:(惊呆)啊------

张:(从包内取出文件)这是平反书和院校聘用书。

父:(接看,情不自禁)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党也!

   [芝敏含泪进来。

父:阿敏,你看!(递文件)振华呢?

敏:(痛苦)他------他回去了!

张:怎么回事?

父:因为我的右派问题,她的爱人不能进科研机构!

张:快把他叫回来!

父:振华、振华!(边喊边追下,张跟下)

敏:(看文件)爸爸问题,“纯属错划,予以改正”。啊!这是真的吗?

(惊喜交集)

   [幕后合唱声起:春风吹散雾千重,

                         日照红梅耀眼红,

                         悲泪流尽喜泪落,

                         共享人间真情

   [振华在合唱声中冲上,俩人相見,如久别重逢,紧紧拥抱;张、陈随后而上,見状,欢笑。

   [幕在合唱声中渐落。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img_20181017_161355.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觉民
  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2864 积分:70067 威望:0 精华:35 注册:2015/8/20 11:41: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11:33:05 [只看该作者]

  老衲兄很有才气,当年如不是为了生计能继续在这方面发展下去,一定会有更大成就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迟明
  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荣誉
等级:管理员 帖子:8821 积分:46630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5/8/22 19:23: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12:03:3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觉民在2018/10/25 11:33:05的发言:
  老衲兄很有才气,当年如不是为了生计能继续在这方面发展下去,一定会有更大成就的!
是的呢!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句章樵隐
  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句章樵隐
等级:版主 帖子:10991 积分:59980 威望:0 精华:30 注册:2015/8/20 14:00:3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16:46:57 [只看该作者]

但愿我们的儿孙不再有这样的回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衲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982 积分:11829 威望:0 精华:22 注册:2017/10/25 20:57:1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19:38:54 [只看该作者]

     俩誉,闹。句章们这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森花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3211 积分:68881 威望:0 精华:21 注册:2015/8/20 12:36:2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20:26:12 [只看该作者]

老衲的《悲喜之日 ——越剧小戏》写得专业,

 

很懂越剧舞台剧的编写。

 

情节生动感人可信、人物塑造成功丰满。

 

采用的是“三一律”写法!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黑白间
  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4199 积分:24134 威望:0 精华:47 注册:2015/8/21 10:32: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5 21:19:17 [只看该作者]

      诚如觉民迟明所言,老衲有才气,不知是几岁写出这样的剧本?写剧本自有它的特殊规律,像森花说的“三一律”,老衲已经掌握得很好了。从小就对文学爱好的人就是不一样,可惜有中断,值得我学习。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衲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982 积分:11829 威望:0 精华:22 注册:2017/10/25 20:57:1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26 7:11:19 [只看该作者]

誉。

戏,展、潮、

写。


 回到顶部
总数 14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