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知青之家峥嵘岁月 → [原创] 同桌的你

  共有32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 同桌的你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方向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311 积分:2605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6/9/1 11:36:57
[原创] 同桌的你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3 10:47:11 [只看该作者]

   同桌的你

       二年前,即2016年的4月、5月及11月,我相继写了三篇描述师生间、同学间朴素而又珍贵友情的系列文章:"孙老师和她的"拆拢班""、"同窗曲一首"、"徐文仙老师印象",讲述的是我初中期间的九中校园生活,三篇文章,先在"一笔一拍走天涯"伟信博客刊发,引起不少读者朋友的兴趣和阅读,尔后又在2016年9月和11月,在"宁波天一知青网"发表了"孙老师和她的拆拢班"、"徐文仙老师印象"这二篇回忆老师的习作,今年5月13日,我又把讲述水新力同学故事的"同窗曲一首"一文,又在"宁波天一知青网"内"峥嵘岁月"版块发表,三篇描写师生、同学情的习作,都获得了热情的反响和肯定,令我感动。作为普通人,我想,在我们的人生中,老师也好,同学也好,也许平时联系并不多,但她从未离开过我们,并且会陪伴我们一生。
      在我写的"同窗曲一首"文中,我曾这样期待:"同学之间的友情,纯净如水,晶莹如雪,年代越久,越能溢出她浓烈的芬芳,我也期待着,能有机会再来书写305班的群芳谱,305班老师和同学就是一部华丽的交响乐章。"今天,我想开启我梦想的旅程和期待,再一次把目光和笔锋朝向群芳谱里的又一位同学,他就是安云昌同学,也是我的同桌。
       这是一位非常特殊的同学,1969年去了北大荒后,在北大荒整整生活了三、四十年,正式退休后才回到故乡宁波,目前虽在宁波居住,但他所有的正式关系仍在黑龙江农场,他只是客居宁波,包括他的退休金仍然由农场发放,由于地区差别,他的退休金比我们一般企业退休人员要减少一千多元,生活依然拮据平淡,没有车,也没有房,改革的红利似乎并没有落在他头上。他应该在宁波属于弱势人群之一。但他心态很好,看得很谈,也不怨天尤人,"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这是他前几天同我讲的话。
        初中的时候,他是我的同桌,而且在我的印象里,他一直是我的同桌,两个男生长期做同桌,这在读书期间是十分稀少的现象,当时的同桌大都为男女同学搭档,我班也如此。怪不得九十年代歌手老狼的一首校园歌曲"同桌的你"能风靡全国:"你从前总是很小心,问我借半块橡皮,你也曾无意中说起,喜欢和我在一起,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谁遇到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安云昌同学的特殊还在于,他在我们班里那时也是一个弱势的同学,实话实说,有些同学有些看不起他,这不仅在于他体格矮小,性格内向,太老实本份了,成绩也平平,并不出色;而且读初中的时候,他是我们班里同学家庭生活中最困难的一个,当时他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没有任何收入,却要拉扯三个男孩成人,安云昌进入初中的时候,母亲却突然被查出胃癌,且已是晚期,很快母亲就撒手人寰,安云昌成了一个没娘的孩子,总是穿着一套不合身的灰蓝色旧衣服,当时他好像住在碶闸街、獅子街附近一个小房子里,很简陋,没有什么家具。
       让人称奇的是,安云昌的电器知识和动手能力很强,他喜欢物理,尤其喜欢捣鼓那些简陋的矿石收音机,也不知从哪里寻找到那些我叫不出名称的零件和元件,自己动手七拼八凑组装,当那些矿石收音机播放出一阵阵动听悦耳的乐曲,那是他最开心的时刻,这时候他会露出少有的得意、憨厚的笑容。他爱劳动,也爱公益活动,班里做大扫除或清洁卫生的时候,他会大显身手,干得满头是汗,提水擦窗,爬上爬下,不亦乐乎。
        1969年5月,他报名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被分配在21团1营7连,刚开始是农工,没几个月就分入畜牧排猪场当了一名饲养员,一名猪倌,从此,他的一生与猪结下不解之缘。北大荒的喂猪是原始的,把玉米粒往地下一倒让猪自己去吃,喝水的槽子是用铁皮打成的,猪相互抢占,强的欺负弱的,常常把水槽拱翻,弄得地上一塌糊涂,一片狼籍。安云昌就和其他畜牧饲养人员一起,自己动手,到附近山上找来二米多长、二三十厘米粗的木头,学起木工,改造猪的食槽,手上磨起了各种血泡,他却不顾,硬是一板板、一凿凿改造好猪的食槽,解决了猪的"饭碗"问题。
     猪场在村子西边,经常有野狼出现,而且时常咬死猪,刚开始安云昌他们想出各种土办法来吓狼,使狼不敢靠近猪圈,一开始有些管用,时间一长,狼依然出没,不时又有小猪遭殃。怎么办呢?安云昌自告奋勇想出一个办法:他要睡到猪场,去保护猪群。安云昌倔强劲上来了,他二话不说,抱起自己的铺盖行李,就一头睡到猪场的饲料房顶棚上,好好的职工宿舍不住,自找苦吃,睡到了阴冷潮湿的饲料房顶棚上,饲料房白天要煮饲料,水一烧开,蒸汽直往上冒,冷却时水滴一滴一滴往下滴,天棚上结满了一串串的冰霜,条件实在太艰苦了,甚至有点恐怖,有人为他感动,有人说他太傻了,安云昌说:"个人受点苦怕什么,开发北大荒的老铁兵比现在苦,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国家财产受损失。"住到猪场后,他每天拿着木棍或铁锹等工具巡逻猪场,刮风下雨一有动静更加留心,从此杜绝了狼咬死猪的现象。不住宿舍去睡猪场,与猪作伴,而且是自己毛遂自荐,放到现在真如天方夜潭一般,不可思议。现在还有这样的人吗?
       猪多了,猪生病的现象也多起来了,要养好猪,当好猪倌,必须学习养猪技术,学习猪病防治方法,他从书店买来各种养猪技术书籍,刻苦研究,很快就学会了配种、接产、疾病防治等方法,一头扎了进去,达到了忘我的境地,在安云昌的心目中,猪场就是他的家,猪群就是他的全部家当,在仔猪接产中,有一些仔猪出现了假死现象,安云昌就釆用了人工按摩抢救,有时按摩仍然不管用,于是安云昌对个别假死病情危急的仔猪,釆用了口对口人工呼吸,对猪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方法,这是常人难以做到的,也不会去做的,但在安云昌眼里:这是国家财产,也是一个生命,我必须要抢救。安云昌后来自己也说:"猪的血腥味一阵阵吸入口中,实在难闻,很恶心,而且我本人对猪肉有过敏史,容易反胃呕吐,但我仍然坚持一口呼,一口吸地做,直至救活仔猪"。臭哄哄的猪场,忙碌着一个整日沉默寡言的猪倌,在安云昌木讷的外表下,藏着一颗金子般的心。安云昌是一个猪倌,但更是一个猪痴,他对猪所有的习性和疾病,了如指掌,他自学了中西医穴位注射法,他釆集了各种防治猪病的中草药,如益母草、车前子、蒲公英、地榆、黄柏皮等等,他对猪的研究,达到了痴迷的程度,废寝忘食,化费了巨大的心血。
       猪场里的猪多了,肥了,除了农场内计划调拨以外,还有不少需要出售给另星客户,这时安云昌的任务就是把控过磅称重,极其认真,不会差一斤一刄,谁也别想做手脚蒙混过关,一些客户特意跑到安云昌住的地方,给他送一些礼物和好处费,让他在过称时少算一些份量,眼开眼闭算了,都遭到安云昌严词拒绝,安云昌后来自己说:"我绝对不会收他们一分钱,一点东西,钱能买到不少东西,但买不到一个人的良心和做人的根本。"安云昌是一个丁是丁,卯是卯的人,在这些地方他是一根筋不会变通的人,他的这种认死理的作法,也惹怒了一些客户和关系户,有人就说了,这又不是你自己的东西,少算几斤怕什么?那么认真干嘛,你真二,"二"是东北奚落人的土话,指那人脑袋不开窍,是傻子,安云昌就是一个甘心情愿当傻子的人,在安云昌的品格中,有很多素养与60年代的雷锋很像,当时也有不少人说雷锋是傻子,所以很多人都不由得感慨,在中国,在我们的社会里现在聪明人太多了,在安云昌身上,为了工作,有一股忘我精神,这其实是一种献身精神,所以他特别能吃苦,不怕脏,不怕累,不计较得失和待遇。
        我其实去北大荒和安云昌是同一个农场,只是他在一分场,我在二分场,相距很远,再加上当时通讯和交通不便,平时极难见面,我在北大荒十年,我俩只见过一次面,还是在团部逛街时巧遇,我俩匆匆聊了几句就分手了,因为他是个不善言谈之人,再加上我们当时都有同连队的战友在一起逛团部。尽管联系极少,但我是知道他一些讯息的,他多次被评为农场各级先进生产工作者和劳动模范以及优秀党员。他后来担任了一分场畜牧队种猪场的畜牧技术员,也到师部"五七"大学畜牧专业培训学习。他在不同时期,发表过不少有关畜牧业研究的论文,取得了很好的科研成果。1979年以后,大批的知青陆续返城,农场里所剩知青无几,他还是没有回来,并在农场成家,他从未脱离过猪圈和猪场,一直在畜牧战线上黙黙无闻、競競业业的工作着,他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一生都献给北大荒",这也是他北大荒生活的真实写照,他的所有的体力、精力和智力都无私奉献给了这块黑土地上的畜牧业了,他是一生的猪倌。
         新的世纪开始,改革的大潮也席卷了农场这块长期封闭的土地,安云昌又一次论为弱势人群,一分场畜牧队解体了,没有了猪场,也不发工资了,他被划归到一分场十队,分到了十亩地作为全部生活生产的来源,安云昌没种过田,也没有种田的大型机械,怎么操作?翻地、播种、收割都要出费用求人帮助才能完成,还要上交各种名目的管理费,根本挣不了钱,无法养家糊口,这时他想到了回到故乡宁波,但回来地荒了又不行,想包给人家种,人家又不要,只好每年给承包人每亩200元倒贴费用,才算保留了他的农场工龄,享受到了农场退休待遇。一个把一切都奉献给了农场的人,最后得到是这种待遇的对待,让人唏嘘,从中也反映出改革浪潮中的很多弊端,一些有权有势有背景的人富了,像安云昌这样的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但没有门路的人确实有些傻了。
        2012年8月,我们八五三宁波知青荒友联谊会在编制"八五三宁波知青荒友名录"过程中,我又一次想到了我的同桌安云昌,我们九中305班在1996年秋召开第一次同学会后,一直未见安云昌的踪影,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我们的同学会秘书长杨伟君同学也跟我讲过这个遗憾,很希望找到安云昌。于是我和八五三联谊会的方丽华、周建萍俩人谈了帮助寻找安云昌的请求,因为她俩都是原一分场的,对一分场的宁波知青很熟悉,不久好消息就来了,安云昌目前就居住在宁波,她俩并告诉了我联系电话,失散那么多年的老同学和同桌终于有着落了,我非常欣喜,很快就告诉了杨伟君联系安云昌的通讯方式,并希望安云昌同学能参加下一次的同学聚会。
        在舟山秀水岛的同学聚会上,安云昌终于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还是那样的腼腆,涨红了脸,但显然已比过去老练了不少,我们请他给同学们介绍一下自己的近况,他和大多数的同学已有40多年未见面了,大家煞为亲热,同学们热情地和他打招呼,欢迎他的回归并祝福他今后生活的安康。这次同学会,我们的班主任孙老师和她的先生、女儿都参加了,金键同学在秀水岛购有住房,我们都参观了金健的海岛别墅,大家兴致很高,在海岛上愉快地度过了二天难得的时光。
        2016年,我们的同学会选择在东钱湖畔,下午有部分同学是选择坐公交车返回宁波的,我是其中之一,我平时很少坐公交车,上去时赶紧往裤袋掏二块零钱交车费,发现没有零钱,正在为难之际,安云昌同学从下面送行的同学中跑上车来,塞给我一个圆形塑料那样的东西,对我说:"这纪念章可以坐公交刷卡的,里面还有钱,给你。"塞给我以后他又赶紧跑下车去。我用它刷了卡坐下以后,才发现这是一枚塑料的纪念章,上面镌刻一面党旗,并印了"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这一行字,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公交公司发售的纪念乘车卡,我有些感动,在我们同学的眼里,他是个呆板的人,不善交际,这次他怎么这么灵敏就发现了我没带零钱的窘境?可见他是个充满热情、情商很高的人,也反映了他喜欢助人为乐的禀性,这枚纪念章后来我也用它坐过很多次的公交车,我想,就不须还给安云昌了,事情很小,就让它长驻我的心头,留作同学友情一段美好的记忆。
       安云昌也加入了我们305班"同窗校友66届微信群",在微信群中他热情发表各种有趣、实用的帖子,我发现,他发帖的频率仅次于"青青爷爷"胡晶祥同学,高居全班第二,实在超乎我们的想像,我的一些发表在群内的文字作品和文章,他每每都是抢先点赞应和,哪怕是我发表在朋友圈的东西,他也会热情互动和点赞,从中可见他宽广的胸怀和境界,以及他目前乐观向上的精神状态。
      我们八五三宁波知青荒友联谊会,在鄞西乌岩乡"宁波知青博物馆"开辟了一个"八五三展厅",在此展厅里有二个宁波知青的个人事迹介绍比较集中突出,一个是陈越玖,一个就是安云昌同学,我想,安云昌担得起这份荣誉。他是一个平凡的、极度老实本份的、甚至被人有些轻视的、且长期处于弱势的人,却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动人故事,在他孱弱的外表下,蕴藏着无数闪光的内涵,这是一个特殊的人,一个特殊材料铸成的人,他让我们感动,也让我们尊敬。我一直以为,高高在上的、道貌岸然的人,很可能缺失良心和良知,而那些低层的、卑下的人群中,却有着高贵的灵魂。我的同桌,安云昌同学就是这样一个人。可惜这样的人现在确实不多,而且大都依然处在弱势,正因为如此,我把他今天写上,也就有些意思了。
       
      
       写于2018年7月12日

[本帖被加为精华]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森花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1358 积分:59328 威望:0 精华:21 注册:2015/8/20 12:36:2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3 11:16:58 [只看该作者]

安云昌不因为长期处于弱势而抱怨,更没有缺失良心和良知,却有着高贵的灵魂。

安云昌是好知青,为他乐观面对一生而肃然起敬!祝他健康长寿,晚年幸福!

谢谢方向老师为我们介绍了一位可敬知青——安云昌。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小草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蜘蛛侠 帖子:1132 积分:6988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17/10/4 10:21:2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3 13:12:05 [只看该作者]

好人,老天一定会佑他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同一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694 积分:5423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7/10/11 18:19:3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3 14:51:00 [只看该作者]

一个很真诚的人,祝福他好人平安健康!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黑白间
  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3711 积分:21347 威望:0 精华:44 注册:2015/8/21 10:32: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3 18:53:35 [只看该作者]

    方向君用具体的事例刻画了同桌安云昌的形象,像睡猪场驱狼,对猪人工呼吸,严格的称猪分量等。这些事例现在看来似乎有些“迂”,但在当时确实有知青会去做,而安云昌又是一个很突出的人。八五三的知青们把他的事迹陈列在知青博物馆里,这是弘扬知青精神最好的方式。这样的知青故事吸引人,感动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239 积分:23021 威望:0 精华:33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3 21:43:18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小草在2018/7/13 13:12:05的发言:
好人,老天一定会佑他的
尼采早就说过:“上帝死了”,所以现在的好人不少成为弱势群体一员,如安云昌。这也是破除迷信移风易俗吧。然而、弱势未必是弱者,安云昌虽处于弱势却是强者。古人云:衣食足知荣辱。今人往往把衣食足与经济联起来。其实,衣食足虽与经济有关,更需要知足,需要内心的充实。安云昌的经济、社会地位处于弱势,但内心是充实的,惟其内心充实,所以是强者。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陌客
  7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131 积分:7700 威望:0 精华:21 注册:2016/10/16 6:24:5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4 6:25:21 [只看该作者]


       当今的社会确有很多不公之处,人们盲目地崇拜那些有钱人,不问钱的出处,来源。这种拜金的思潮严重地影响着下一代。
       像方向老师的同桌这个“一生都献给北大荒”的人,受到了社会不公正的待遇,十分令人痛心。现实生活中又何止安云昌一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迟明
  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荣誉
等级:管理员 帖子:7338 积分:38880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2 19:23: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4 9:31:16 [只看该作者]

就像随聊老师说的那样——安云昌是个真正的强者!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句章樵隐
  9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句章樵隐
等级:版主 帖子:10160 积分:55403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5/8/20 14:00:3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4 16:50:5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小草在2018/7/13 13:12:05的发言:
好人,老天一定会佑他的

 

祝安云昌同学健康长寿!晚年幸福!!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方向
  10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311 积分:2605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6/9/1 11:36:5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4 22:59:14 [只看该作者]

非常感谢森花、小草、同一、黑白间、随便聊聊、陌客、迟明、句章樵隐各位老师的跟帖互动,我的同桌安云昌是一个特别的人,他首先是一个弱者,无论在学校还是后来走上社会,他受尽了各种欺凌(我有很多这方面素材和细节,征求安云昌意见后,我没有写上,)但他又是个强者,尤其是内心的强大,境界的高尚。他被不少人看不起,认为很"二",但他又受到很多人的尊敬,他是我的同桌,又是我的荒友,他目前仍然处在社会的低层,寄居在哥哥处(哥哥是残疾人,一生未婚),前几年我们问安云昌,他和妻子(北大荒荒二代)两人退休工资相加只有3200元,但他看得非常淡然,我们听不到他抱怨的声音。

 回到顶部
总数 13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