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知青之家峥嵘岁月 → 汗滴禾下土

  共有10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汗滴禾下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同一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694 积分:5423 威望:0 精华:25 注册:2017/10/11 18:19:31
汗滴禾下土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2 10:03:02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1502160807005037078.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暑天溽热难当,出门便感到一股热浪往身上裹来,犹如穿了件棉袄,人也仿佛像馒头一样蒸腾在笼阁之中,脑袋热烘烘的有些晕,汗水不停地从额头浃背渗出,心里只想着快些去到阴凉场所避避锋芒。

     每年的七八月份里,正是赣中农村收割早稻抢种晚稻最繁忙的时候,这时节我们称为双抢。早上四五点钟起来忙到太阳有一杆子高时才能回家吃饭,老俵家有婆娘在屋里烧饭喂猪,我们回家后只能急匆匆忙乱着淘米烧饭做菜,忙完后才巴上几口饭,“去哦,开工啦”的喊声又起,只得拖着疲惫汗湿的身躯出工了。

   而我,当时干活所在的地方在西华山下一个叫破塘的地方,离住处大约有三四里地。平时,清早前去干一两个小时活后回来吃早饭,饭后干个上午活回来,午饭后再去干一下午活。这样我每天来来回回大约要走上20里路,这中间还不算在田间的劳作。晚上闲暇,坐在门前手摇蒲扇驱蚊乘凉时,常常抬头望天数星星,算计着一年下来该走了多少路,二万五千里要走多少日子?这当然是饭后茶余的笑谈。

    下到农村去的头几年里,生产队里还种有一种高脚稻,品名叫做“长粒籼。”这种比腰还高的早稻,米粒细长吃口也很好,成熟后却极易倒伏,如若倒伏了收割起来就得费时费力了。如没有倒伏弯腰收割,一不小心很容易让稻蔓扎到眼睛,我的一个女同学就被稻蔓伤及眼睛而留下后遗症造成终身遗憾。

     这是一种传承下来的很原始的收割、脱粒过程。割稻的工具是一种二三十厘米长短,约二指宽带锯齿的禾刀,干活时一不小心割到了手上,那伤口极不平整,热天这伤口轻易有不会好。幸好我在农村这些年这禾刀对我有情,没有伤及到我。

    这长粒籼稻子割下后就在田里脱粒,脱粒时用竹苇子从三面把方禾桶围起来,留下一面打禾。桶的里边斜放着一块脱粒板,脱粒板是一个方木框,里面像百页窗似的嵌了几块竹片。双手持一把稻子高高举起后狠狠地摔下,只听谷粒哗的一声响纷纷落在桶里,随后稍稍提起稻子抖一抖,只听得禾桶里沙啦啦的谷粒子作响,再高高扬起、摔下、抖一抖,脱完一把再脱一把。仗着年轻也有把力气,虽然戴着斗笠遮阳,但在田里干活,汗水简直如泉涌似的滋滋地直冒,浑身湿透,那张脸也如蒸熟的红薯憋得通红。

    那时只需有一丝来风便顿感凉快至极,口渴了用大腕牛饮一通,一喝汗又滋了出来,用手一按胸膛感觉冰凉心下稍安,这么些年的农村生活我却从未中暑,真是上苍佑人啊!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1502161009509058744.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1502161398188036788.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森花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1358 积分:59328 威望:0 精华:21 注册:2015/8/20 12:36:2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2 11:15:31 [只看该作者]

  同一版主赣中农村“双抢”劳动跟我们宁波差不多,我双抢的生产队劳动的强度,因为,铁路开荒水田多,双抢劳动的强度更大,要持续一个多月。我作为女劳力底分最高的劳动者。每天的劳动强度都超过一般的男全劳力。

 

  脱粒时,用双臂一下一下甩,一天下来,双臂又肿又硬,回家吃饭碗端不到嘴边,晚上痛得睡不着,第二天照样用双臂一下一下甩稻。

 

  脱粒工具:三围竹篾做的称遮篱;喇叭口四方的木桶称稻桶;稻桶里边斜靠一桶壁用于脱粒百叶板称扎篱。割稻用有齿形的弯刀称沙尖。

 

  双枪的“抢收”全程劳动内容:割稻、打稻、结稻草、拖烂草、挑稻谷篓头、晒稻草、晒稻谷。每一样都做过,但后两样我是让给其他妇女去做了。只有晒稻草、晒稻谷稍微轻松些。

 

  我们这一辈都吃过苦中苦,方知什么是甜!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土木艺术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051 积分:6241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5/8/21 14:28:2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2 12:11:24 [只看该作者]

    双抢劳动,我读初中的时候参加过。仅仅一个星期,让我领教了“双抢”是如此的辛苦。后来毕业时要“知识青年到农村去”,舆论宣传我们主要去处是内蒙古兵团,那边没有水田、没有蚂蟥,算是去内蒙古支边的一个“优点”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句章樵隐
  4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句章樵隐
等级:版主 帖子:10160 积分:55403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5/8/20 14:00:3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2 13:05:29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森花在2018/7/12 11:15:31的发言:

  同一版主赣中农村“双抢”劳动跟我们宁波差不多,我双抢的生产队劳动的强度,因为,铁路开荒水田多,双抢劳动的强度更大,要持续一个多月。我作为女劳力底分最高的劳动者。每天的劳动强度都超过一般的男全劳力。

 

  脱粒时,用双臂一下一下甩,一天下来,双臂又肿又硬,回家吃饭碗端不到嘴边,晚上痛得睡不着,第二天照样用双臂一下一下甩稻。

 

  脱粒工具:三围竹篾做的称遮篱;喇叭口四方的木桶称稻桶;稻桶里边斜靠一桶壁用于脱粒百叶板称扎篱。割稻用有齿形的弯刀称沙尖。

 

  双枪的“抢收”全程劳动内容:割稻、打稻、结稻草、拖烂草、挑稻谷篓头、晒稻草、晒稻谷。每一样都做过,但后两样我是让给其他妇女去做了。只有晒稻草、晒稻谷稍微轻松些。

 

  我们这一辈都吃过苦中苦,方知什么是甜!

哎哟森站呀!你回乡时庄桥还用老式稻桶打稻吗?上海小娘也会打稻啊?真厉害!!只是你们说的遮篱,我们叫遮粮,其余的说法都一样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句章樵隐
  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句章樵隐
等级:版主 帖子:10160 积分:55403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5/8/20 14:00:3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2 13:11:51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同一在2018/7/12 10:03:02的发言: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谢谢同一兄!这帧图片收藏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叶知秋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538 积分:4693 威望:0 精华:30 注册:2017/8/21 17:02: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2 17:16:10 [只看该作者]

       我当时从几乎在家门口的插队(公社离开市区十公里,到我们生产队也就再加3里路),“逃”到内蒙古边陲,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怕落水田,怕水蛇和蚂蝗。要说干活,北方,尤其在我们建设兵团,真的不算累不算重。对内蒙古兵团的那些新建连队,还有个问题是吃不饱。我们团是老林场的底子,青黄不接的时候,从黑龙江运来的几乎要发霉的陈年棒子面和南方运来的红薯面,窝头还是能吃饱的。对我来说,兵团最让我不能适应的,就是没有精神空间。

      和小草有同样的感慨,森花美眉真是不容易,估计我们都没有吃过你那样的苦头。好心疼美眉。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衲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382 积分:8407 威望:0 精华:18 注册:2017/10/25 20:57:1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2 17:50:11 [只看该作者]

到农村这些年,这样的双抢苦都吃过,特别是在炎阳下
一上午干下来,汗已流尽,人如晕到,还得挑一担水谷,
在烂田里一歪一颠地撑来,几乎是不能撑到晒场,还得咬
牙支撑下来,从小没干过农活的小青年,其苦自知。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觉民
  8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1849 积分:64598 威望:0 精华:34 注册:2015/8/20 11:41: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2 18:57:34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稻桶,原始落后的农具,我下乡后用过一次,以后它就退出了历史舞台。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4239 积分:23021 威望:0 精华:33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2 22:12:51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老衲在2018/7/12 17:50:11的发言:
到农村这些年,这样的双抢苦都吃过,特别是在炎阳下
一上午干下来,汗已流尽,人如晕到,还得挑一担水谷,
在烂田里一歪一颠地撑来,几乎是不能撑到晒场,还得咬
牙支撑下来,从小没干过农活的小青年,其苦自知。

过去,在课堂上读夏衍的《包身工》,总觉隔着一层牛皮,上山下乡后始有感觉。但上山下乡毕竟不同于包身工。包身工是受骗从农村流向城市,上山下乡是被迫从城市去农村。所以两者不可比。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