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娱乐休闲谈天说地 → 隋炀帝家事

  共有31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隋炀帝家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637 积分:30433 威望:0 精华:39 注册:2016/6/14 16:18:45
隋炀帝家事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6 12:27:47 [只看该作者]

隋炀帝杨广系文帝杨坚第二子,母文献独孤皇后。独孤皇后是一位深度干预朝政的女强人,据《隋书·后妃传》记载,“后每与上言及政事,往往意合,宫中称为二圣”,“上亦每事唯后言是用”。杨广因为不是嫡长子,所以原先不是太子,原太子是杨勇。据《资治通鉴·陈纪·宣帝太建十三年》记载,隋文帝杨坚称帝前,就立勇为太子。“周改元大定。二月,甲寅,隋王始受相国、百揆、九锡之命,建台置官。丙辰,诏进王妃独孤氏为王后,世子勇为太子。”《隋书·文四子列传》:“高祖受禅,立为皇太子,军国政事及尚书奏死罪已下,皆令勇参决之。”“上尝从容谓群臣曰:‘前世皇王,溺于嬖幸,废立之所由生。朕傍无姬侍,五子同母,可谓真兄弟也。岂若前代多诸内宠,孽子忿诤,为亡国之道邪!’”从当时的情况看,太子勇继位是没问题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637 积分:30433 威望:0 精华:39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6 12:28:47 [只看该作者]

然而夜长梦多,原本好好的事情发生了逆转。《隋书·文四子列传》:“勇尝文饰蜀铠,上见而不悦,恐致奢侈之渐”,“其后经冬至,百官朝勇,勇张乐受贺。高祖知之,问朝臣曰:‘近闻至节,内外百官相率朝东宫,是何礼也?’太常少卿辛亶对曰:‘于东宫是贺,不得言朝。’高祖曰:‘改节称贺,正可三数十人,逐情各去。何因有司征召,一时普集,太子法服设乐以待之?东宫如此,殊乖礼制。’自此恩宠始衰,渐生疑阻。”由于太子勇受百官的拥戴,引起了隋文帝的猜忌。同时,如《资治通鉴·隋纪·文帝开皇二十年》所记载的,“晋王广,弥自矫饰,唯与萧妃居处,后庭有子皆不育,后由是数称广贤。大臣用事者,广皆倾心与交。上及后每遣左右至广所,无贵贱,广必与萧妃迎门接引,为设美馔,申以厚礼;婢仆往来者,无不称其仁孝。上与后尝幸其第,广悉屏匿美姬于别室,唯留老丑者,衣以缦彩,给事左右;屏帐改用缣素;故绝乐器之弦,不令拂去尘埃。上见之,以为不好声色,还宫,以语侍臣,意甚喜。侍臣皆称庆,由是爱之特异诸子。”《隋书·炀帝纪》:“高祖幸上所居第,见乐器弦多断绝,又有尘埃,若不用者,以为不好声妓,善之。上尤自矫饰,当时称为仁孝。尝观猎遇雨,左右进油衣,上曰:‘士卒皆沾湿,我独衣此乎!’乃令持去。”杨广工于矫饰,屏匿美姬,唯留老丑者对外展示,绝乐器之弦,不拂去尘埃,营造不好声色的假象,拒油衣以装出与士卒同甘苦的样子,以获美誉。更有甚者,他还利用独孤皇后对太子的不满,在皇后面前装出受害者可怜的模样诬告太子。《隋书·文四子列传》:“臣性识愚下,常守平生昆弟之意,不知何罪,失爱东宫,恆蓄盛怒,欲加屠陷。每恐谗谮生于投杼,鸩毒遇于杯勺,是用勤忧积念,惧履危亡。”促使独孤皇后产生废太子之心,以致于日后“废太子,立晋王广,皆后之谋也”。(《隋书·后妃传》)那天诬告后,“知皇后意移,始构夺宗之计。因引张衡定策,遣褒公宇文述深交杨约,令喻旨于越国公素,具言皇后此语。”(《隋书·文四子列传》)于是紧锣密鼓内外勾结开展夺宗行动。如《资治通鉴·隋纪·文帝开皇二十年》所说:“晋王广又令督王府军事姑臧段达私赂东宫幸臣姬威,令伺太子动静,密告杨素;于是内外喧谤,过失日闻。段达因胁姬威曰:‘东宫过失,主上皆知之矣。已奉密诏,定当废立;君能告之,则大富贵!’威许诺,即上书告之。”买通了权臣和东宫的官员,太子勇惟有束手就擒。《资治通鉴·文帝开皇二十年》:“冬,十月,乙丑,上使人召勇,勇见使者,惊曰:‘得无杀我邪?’上戎服陈兵,御武德殿,集百官立于东面,诸亲立于西面,引勇及诸子列于殿庭,命内史侍郎薛道衡宣诏,废勇及其男、女为王、公主者,并为庶人。”“十一月,戊子,立晋王广为皇太子。天下地震”,“帝囚故太子勇于东宫,付太子广掌之。勇自以废非其罪,频请见上申冤,而广遏之不得闻。勇于是升树大叫,声闻帝所,冀得引见。杨素因言勇情志昏乱,为癫鬼所著,不可复收。帝以为然,卒不得见。”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637 积分:30433 威望:0 精华:39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6 12:30:01 [只看该作者]

兄弟争太子位,互相厮杀也是寻常事,然而杨广的举止就不是寻常百姓所想像的。被立太子后居然妄图强奸隋文帝的宠妃陈夫人,接着弑父篡位,并当夜奸淫了文帝的宠妃,把陈夫人占为己有。《隋书·后妃列传》:宣华夫人陈氏,“及文献皇后崩,进位为贵人,专房擅宠,主断内事,六宫莫与为比。及上大渐,遗诏拜为宣华夫人。初,上寝疾于仁寿宫也,夫人与皇太子同侍疾。平旦出更衣,为太子所逼,夫人拒之得免,归于上所。上怪其神色有异,问其故。夫人泫然曰:‘太子无礼。’上恚曰:‘畜生何足付大事,独狐诚误我!’意谓献皇后也。因呼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曰:‘召我儿!’述等将呼太子,上曰:‘勇也。’述、岩出阁为敕书讫,示左仆射杨素。素以其事白太子,太子遣张衡入寝殿,遂令夫人及后宫同侍疾者,并出就别室。俄闻上崩,而未发丧也。夫人与诸后宫相顾曰:‘事变矣!’皆色动股栗。晡后,太子遣使者赍金合子,帖纸于际,亲署封字,以赐夫人。夫人见之惶惧,以为鸩毒,不敢发。使者促之,于是乃发,见合中有同心结数枚。诸宫人咸悦,相谓曰:‘得免死矣!’陈氏恚而却坐,不肯致谢。诸宫人共逼之,乃拜使者。其夜,太子烝焉。及炀帝嗣位之后,出居仙都宫。寻召入,岁余而终,时年二十九。” 容华夫人蔡氏,“及后崩,渐见宠遇,拜为贵人,参断宫掖之务,与陈氏相亚。上寝疾,加号容华夫人。上崩后,自请言事,亦为炀帝所烝。”(杜预曰:“上淫曰蒸”)《隋书·文四子列传》:“高祖寝疾于仁寿宫,征皇太子入侍医药,而奸乱宫闱,事闻于高祖。高祖抵床曰:‘枉废我兒!’因遣追勇。未及发使,高祖暴崩,秘不发丧。遽收柳述、元岩,系于大理狱,伪为高祖敕书,赐庶人死。追封房陵王,不为立嗣。”杨广被立为太子后,连文帝周围也都安插了自己的党羽,最后文帝欲废杨广重立杨勇也不能,反被杨广矫诏把奉命起草勅书召唤杨勇的柳述、元岩送进了大理寺监狱,并引来东宫卫士把守宫门,赶走文帝身边诸人,致使文帝不明不白地死去。《资治通鉴·隋纪·文帝仁寿四年》:“述、岩出阁为敕书。杨素闻之,以白太子,矫诏执述、岩,系大理狱;追东宫兵士帖上台宿卫,门禁出入,并取宇文述、郭衍节度;令右庶子张衡入寝殿侍疾,尽遣后宫出就别室;俄而上崩。故中外颇有异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637 积分:30433 威望:0 精华:39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6 12:31:02 [只看该作者]

炀帝弑父篡位后,马上以文帝的名义召回其弟汉王,企图对其下毒手。《资治通鉴·隋纪·文帝仁寿四年》:“汉王谅有宠于高祖,为并州总管,自山以东,至于沧海,南距黄河,五十二州皆隶焉;特许以便宜从事,不拘律令。”“及高祖崩,炀帝遣车骑将军屈突通以高祖玺书征之。先是,高祖与谅密约:‘若玺书召汝,敕字傍别加一点,又与玉麟符合者,当就征。’及发书无验,谅知有变。诘通,通占对不屈,乃遣归长安。谅遂发兵反。”由于早先文帝与汉王有密约,所以被汉王谅识破。最终汉王兵败被贬为庶人。文帝共有五子,还有一位蜀王杨秀,因杨广栽赃陷害早被文帝贬为庶人。《隋书·文四子列传》:“庶人秀,高祖第四子也。开皇元年,立为越王。未几,徙封于蜀,拜柱国、益州刺史、总管,二十四州诸军事。”“及太子勇以谗毁废,晋王广为皇太子,秀意甚不平。皇太子恐秀终为后变,阴令杨素求其罪而谮之。”“太子阴作偶人,书上及汉王姓字,缚手钉心,令人埋之华山下,令杨素发之。又作檄文曰:‘逆臣贼子,专弄威柄,陛下唯守虚器,一无所知。’陈甲兵之盛,云‘指期问罪’。置秀集中,因以闻奏。上曰:‘天下宁有是耶!’于是废为庶人,幽内侍省,不得与妻子相见,令给獠婢二人驱使。”无论是偶人还是檄文,都是杨广造假诬陷。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637 积分:30433 威望:0 精华:39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6 12:32:00 [只看该作者]

杨广政变时被收进大理寺监狱的柳述,是文帝杨坚的女婿,即隋朝驸马,兰陵公主的丈夫。柳述被徙岭表,炀帝逼公主离婚改嫁,公主死不从命。《隋书·列女传》:“兰陵公主,字阿五,高祖第五女也。……初,晋王广欲以主配其妃弟萧瑒,高祖初许之,后遂适述,晋王因不悦。及述用事,弥恶之。高祖既崩,述徙岭表。炀帝令主与述离绝,将改嫁之。公主以死自誓,不复朝谒,上表请免主号,与述同徙。帝大怒曰:‘天下岂无男子,欲与述同徙耶?’主曰:‘先帝以妾适于柳家,今其有罪,妾当从坐,不愿陛下屈法申恩。’帝不从,主忧愤而卒,时年三十二。临终上表曰:‘昔共姜自誓,著美前诗,鄎妫不言,传芳往诰。妾虽负罪,窃慕古人。生既不得从夫,死乞葬于柳氏。’帝览之愈怒,竟不哭,乃葬主于洪渎川,资送甚薄。朝野伤之。”兰陵公主的骨气,如同她的长姐乐平公主,即北周宣帝天元大皇后杨丽华。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637 积分:30433 威望:0 精华:39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6 12:33:30 [只看该作者]

周宣帝宇文赟也是善饰之徒。据《周书·宣帝纪》记载,宇文赟还是太子时,其父武帝“遣东宫官属录帝言语动作,每月奏闻,帝惮高祖威严,矫情修饰,以是过恶遂不外闻。嗣位之初,方逞其欲。大行在殡,曾无戚容,即阅视先帝宫人,逼为淫乱。”其父刚死就淫乱生父后宫。二十一岁就禅位给年仅七岁的太子周静帝,自己做太上皇,但仍大权独揽,甚至自比于天。《资治通鉴·陈纪·宣帝太建十一年》:“周宣帝传位于太子阐,大赦,改元大象,自称天元皇帝,所居称‘天台’,冕二十四旒,车服旗鼓皆倍于前王之数。皇帝称正阳宫,置纳言、御正、诸卫等官,皆准天台。尊皇太后为天元皇太后。天元既传位,骄侈弥甚,务自尊大,无所顾惮,国之仪典,率情变更。每对臣下自称为天、用樽、彝、珪、瓚以饮食。令群臣朝天台者,致斋三日,清身一日。既自比上帝,不欲群臣同己,常自带绶,及冠通天冠,加金附蝉,顾见侍臣弁上有金蝉及王公有绶者,并令去之。不听人有‘天’、‘高’、‘上’、“大”之称,官名有犯,皆改之。改姓高者为‘姜’,九族称高祖者为‘长祖’。”惟自己为天及高大上,他人一律不准用天及高大上之称,包括姓氏。大臣朝见他还必须斋戒三日净身一天。甚至“复佛像及天尊像。至是,帝与二像俱南面而坐,大陈杂戏,令京城士民纵观。”(《周书·宣帝纪》)把自己与佛祖、天尊并称。尽管如此,最终还是被国丈杨坚等矫诏篡权。《资治通鉴·陈纪·宣帝太建十二年》:“帝殂。秘不发丧。昉、译矫诏以坚总知中外兵马事。”《资治通鉴·陈纪·宣帝太建十三年》:“开府仪同大将军庾季才,劝隋王宜以今月甲子应天受命。太傅李穆、开府仪同大将军卢贲亦劝之。于是周主下诏,逊居别宫。甲子,命兼太傅巳公椿奉册,大宗伯赵煚奉皇帝玺绂,禅位于隋。”“初,刘、郑矫诏以隋主辅政,杨后虽不预谋,然以嗣子幼冲,恐权在他族,闻之,甚喜。后知其父有异图,意颇不平,形于言色,及禅位,愤惋逾甚。隋主内甚愧之,改封乐平公主,久之,欲夺其志。公主誓不许,乃止。”乐平公主不满于其父篡权,拒绝改嫁。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637 积分:30433 威望:0 精华:39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6 12:34:14 [只看该作者]

乐平公主、兰陵公主以及太子杨勇、炀帝杨广、秦孝王杨俊、蜀王杨秀、汉王杨谅,都是独孤皇后所生。独孤皇后之所以废太子勇,是因为“时皇太子多内宠,妃元氏暴薨,后意太子爱妾云氏害之。由是讽上黜高颎,竟废太子,立晋王广,皆后之谋也。”(《隋书·后妃列传》)怀疑是昭训云氏害死太子妃,但又难以深究。难怪独孤皇后怀疑,一则太子妃死得突然。二则独孤皇后醋心特重,不但自己也曾害死过文帝的宠妃,甚至不能容忍男子与妾的性关系。《隋书·后妃列传》:文献独孤皇后“性尤妒忌,后宫莫敢进御。尉迟迥女孙有美色,先在宫中。上于仁寿宫见而悦之,因此得幸。后伺上听朝,阴杀之。上由是大怒,单骑从苑中而出,不由径路,入山谷间二十余里。高颎、杨素等追及上,扣马苦谏。上太息曰:‘吾贵为天子,而不得自由!’”“颎夫人死,其妾生男,益不善之,渐加谮毁,上亦每事唯后言是用。后见诸王及朝士有妾孕者,必劝上斥之。”连朝中大臣的妾怀孕,也要横加干涉,对太子勇更不用说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637 积分:30433 威望:0 精华:39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6 12:35:00 [只看该作者]

隋炀帝篡权,杨素出力不少,但杨素的下场未必好,在炀帝继位后未及二年,就去世了。《资治通鉴·隋纪·炀帝大业二年》:“元德太子昭自长安来朝,数月,将还,欲乞少留;帝不许。拜请无数,体素肥,因致劳疾,甲戌,薨。帝哭之,数声而止,寻奏声伎,无异平日。楚景武公杨素,虽有大功,特为帝所猜忌,外示殊礼,内情甚薄。太史言隋分野有大丧,乃徙素为楚公,意言楚与隋同分,欲以厌之。素寝疾,帝每令名医诊候,赐以上药,然密问医者,恒恐不死。素亦自知名位已极,不肯饵药,亦不将慎,谓弟约曰:‘我岂须更活邪!’乙亥,素薨,赠太尉公、弘农等十郡太守,葬送甚盛。”据小道消息说,隋炀帝原想毒死杨素,却毒死了自己的儿子。胡三省在“甲戌,薨”下的注文中,引用《资治通鉴考异》的文字:“杂记云:‘初,太子之遘疾也,时与杨素同在侍宴,帝既深忌于素,并起二卮同至,传酒者不悟是药酒,错进太子,既饮三日而毒发,下血二斗余。宫人闻素平常,始知毒酒误饮太子秘不敢言。太子知之,叹曰:“岂以代杨素死乎?命也!”数日而薨。后素亦竟以毒薨。’按他书皆无此说,盖时人见太子与素相继薨,妄有此论耳。” 《资治通鉴考异》又称《通鉴考异》,是司马光对编撰《资治通鉴》时史料取舍的说明。虽然司马光没有采信毒酒之说,但对炀帝恒恐杨素不死还是相信的。因为炀帝知道,杨素既有能力助他篡权,那么也有可能有朝一日会篡他的权,留着他无疑是一个隐患。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637 积分:30433 威望:0 精华:39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6 12:36:07 [只看该作者]

太子昭死后,“八月,辛卯,封皇孙倓为燕王,侗为越王,侑为代王,皆昭之子也。九月乙丑,立秦孝王子浩为秦王。”(《资治通鉴·隋纪·大业二年》)孝,是谥号,秦王俊死于开皇二十年(600年)。《隋书·文帝纪》:开皇二十年“六月丁丑,秦王俊薨。”其中封为代王的侑,就是后来的隋恭帝。《北史·隋本纪》:“恭皇帝,讳侑,元德太子之子也。……及炀帝亲征辽东,令于京师总留事。十一年,从幸晋阳,拜太原太守,寻镇京师。义兵入长安,尊炀帝为太上皇,奉帝纂业。”义兵,指李渊的军队。《资治通鉴·隋纪·义宁元年》:“壬戌,李渊备法驾迎代王即皇帝位于天兴殿,时年十三,大赦,改元,遥尊炀帝为太上皇。甲子,渊自长乐宫入长安。以渊为假黄钺、使持节、大都督内外诸军事、尚书令、大丞相,进封唐王。以武德殿为丞相府,改教称令,日于虔化门视事。”“丙寅,诏军国机务,事无大小,文武设官,位无贵贱,宪章赏罚,咸归相府;唯郊祀天地,四时禘祫奏闻。”恭帝仅是傀儡而已,一切大权全归李渊,仅祭天地与宗庙向恭帝汇报,其他国家政务之事都是李渊说了算,也不用向恭帝汇报,也就是说,恭帝无权过问政事。需要指出的,所谓的代王即皇帝位,所谓的太上皇,均未得到炀帝政权的认可,炀帝还在继续发号施令,还在使用大业年号,直至大业十四年江都兵变炀帝被弑,宇文化立秦王浩为帝;而东都在得知炀帝被弑后则立越王侗为帝,改元皇泰。可见,立恭帝,既未得到炀帝的认可,也没得到东都的承认,甚至炀帝未薨,李渊不敢称帝,所以恭帝的正统皇位是很有问题的。但由魏征主持编纂的《隋书》认可了恭帝的正统性,后继史家也不得不认可。说实在的,如果《隋书》不给恭帝以正统皇位,那么恭帝逊位给李渊也随之失去了正统性,大唐也只能是“伪唐”了,所以《隋书》必须给予恭帝以正统的地位,以维护李渊称帝的正统性。历史,毕竟是胜利者写的。得知炀帝被弑后不久,义宁二年(618年)五月,“戊午,隋恭帝禅位于唐,逊居代邸。甲子,唐王即皇帝位于太极殿,遣刑部尚书萧造告天于南郊,大赦,改元。”(《资治通鉴·唐纪·高祖武德元年》)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5637 积分:30433 威望:0 精华:39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16 12:37:03 [只看该作者]

然而,家事尚未画上句号,除了杨家,还有李家等等。《资治通鉴·唐纪·高祖武德九年》:“上方泛舟海池,世民使尉迟敬德入宿卫,敬德擐甲持矛,直至上所。上大惊,问曰:‘今日乱者谁邪?卿来此何为?’对曰:‘秦王以太子、齐王作乱,举兵诛之,恐惊动陛下,遣臣宿卫。’上谓裴寂等曰:‘不图今日乃见此事,当如之何?’萧瑀、陈叔达曰:‘建成、元吉本不预义谋,又无功于天下,疾秦王功高望重,共为奸谋。今秦王已讨而诛之,秦王功盖宇宙,率土归心,陛下若处以元良,委之国务,无复事矣。’上曰:‘善!此吾之夙心也。’”面对尉迟恭铁甲长矛的宿卫,唐高祖李渊唯有认可李世民的玄武门事变,如同当年自己所立的傀儡隋恭帝。(《二程遗书》卷第十八)司马光曰:“蹀血禁门,推刃同气,贻讥千古,惜哉!夫创业垂统之君,子孙之所仪刑也,彼中、明、肃、代之传继,得非有所指拟以为口实乎!”(《资治通鉴·唐纪·高祖武德九年》)程颐曰:“玄宗才使肃宗,便篡。肃宗才使永王璘,便反。君不君,臣不臣,故藩镇不宾,权臣跋扈,陵夷有五代之乱。”岂止隋唐五代,此类家事代代不绝。诸“蹀血禁门,推刃同气”者,非惟“创业垂统之君,子孙之所仪刑也”,更因国事即家事,公权即私器耳。

 回到顶部
总数 13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