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知青网知青之家峥嵘岁月 → 知青作家史铁生

  共有10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知青作家史铁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6111 积分:32988 威望:0 精华:42 注册:2016/6/14 16:18:45
知青作家史铁生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15 22:16:24 [只看该作者]

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史铁生。史铁生也是知青,是北京知青。他不姓张而是姓史;他不是白卷英雄,而是一位著名的知青作家。史铁生1951年出生于北京巿。196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附属中学,1969年去延安一带插队。因双腿瘫痪于1972年回到北京。后来又患肾病并发展到尿毒症,靠着每周3次透析维持生命。后历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副主席。自称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2010年12月31日凌晨3时46分因突发脑溢血逝世,享年59岁。 我最早读到史铁生是他的《我和地坛》,一下子就吸引了我,后来又读了一些史铁生的其他作品。由于特殊的人生经历,史铁生的作品往往离不开对命运的叩问以及宿命的倾向,并充满了对母亲的敬意和怀念,因为在他陷入困境的时候,在消极、迷惘的时候,是他母亲以崇高的母爱,在生活上,在精神上给予他支持,使他的困境中站立起来。史铁生的作品不但富有真情,而且充满了哲学气息,值得细细品读。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史铁生.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迟明
  2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荣誉
等级:管理员 帖子:10672 积分:56152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15/8/22 19:23:10
麟山行者值班一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16 7:23:35 [只看该作者]

“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不易亦不凡。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黑白间
  3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5586 积分:32626 威望:0 精华:63 注册:2015/8/21 10:32: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16 8:17:52 [只看该作者]

      随兄介绍一下好,扫扫我们的盲。对史铁生,我是只知其名,未读其书,现在读了简介,会去看看他的书,他书所触及的内容也是我感兴趣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6111 积分:32988 威望:0 精华:42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16 8:18:50 [只看该作者]

史铁生1951年生,1972年因双腿瘫痪病退返城,2010年最后一天逝世,也就是说,他的一生,大部分时间在轮椅上度过。不,在他人生的最后几年,连坐轮椅都不能,卧病在床,本世纪初,我曾读到媒体有关他卧病的报道。史铁生虽是残疾人,但是一个强者,而且是一位乐观的强者,乐天知命。从他那张照片,从他那句“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就读到了他的乐观。史铁生是强者,他的成功不在下乡插队的农村,而在身残返城后。是残疾磨砺了他,但我们绝不能因此而赞美残疾。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觉民
  5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15342 积分:84041 威望:0 精华:39 注册:2015/8/20 11:41: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16 9:14:34 [只看该作者]

  如果不去下乡,也许他的人生就会不一样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6111 积分:32988 威望:0 精华:42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16 10:12:30 [只看该作者]


下面是史铁生《我二十一岁那年》的一些话,由此可以得知他当年下肢瘫痪的原因。显然,他的瘫痪,与上山下乡未必有必然的关系,可能有关也可能无关。所以,我不想把他的遭遇与上山下乡联系起来。


十九年前,父亲搀扶着我第一次走进那病房。那时我还能走,走得艰难,走得让人伤心就是了。当时我有过一个决心:要么好,要么死,一定不再这样走出来。

那天恰是我二十一岁生日的第二天。我对医学对命运都还未及了解,不知道病出在脊髓上将是一件多么麻烦的事。我舒心地躺下来睡了个好觉。

我乞求上帝不过是在和我开着一个临时的玩笑——在我的脊椎里装进了一个良性的瘤子。对对,它可以长在椎管内,但必须要长在软膜外,那样才能把它剥离而不损坏那条珍贵的脊髓。“对不对,大夫?”“谁告诉你的?”“对不对吧?”大夫说:“不过,看来不太像肿瘤。”我用目光在所有的地方写下“上帝保佑”,我想,或许把这四个字写到千遍万遍就会赢得上帝的怜悯,让它是个瘤子,一个善意的瘤子。要么干脆是个恶毒的瘤子,能要命的那一种,那也行。总归得是瘤子,上帝!

二十一岁、二十九岁、三十八岁,我三进三出友谊医院,我没死,全靠了友谊。后两次不是我想去勾结死神,而是死神对我有了兴趣。

二十一岁过去,我被朋友们抬着出了医院,这是我走进医院时怎么也没料到的。我没有死,也再不能走,对未来怀着希望也怀着恐惧。在以后的年月里,还将有很多我料想不到的事发生,我仍旧有时候默念着“上帝保佑”而陷入茫然。但是有一天我认识了神,他有一个更为具体的名字——精神。在科学的迷茫之处,在命运的混沌之点,人唯有乞灵于自己的精神。不管我们信仰什么,都是我们自己的精神的描述和引导。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素影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734 积分:10758 威望:0 精华:36 注册:2015/8/20 13:12:06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16 13:50:29 [只看该作者]

命运总是与人生的轨迹背道而驰,惋惜!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6111 积分:32988 威望:0 精华:42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16 16:50:09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素影在2020/1/16 13:50:29的发言:
命运总是与人生的轨迹背道而驰,惋惜!
谢谢各位参与互动。其实,史铁生还是幸运的,虽然病魔纠缠了他大半生,但好在中国终结了某时代,要不,这个老鼠的儿子连打洞都不能。下面是史铁生《花钱的事》的节录:
据说,我家祖上若干代都是地主,典型的乡下土财主,其愚昧、吝啬全都跟我写过的我的那位太姥爷差不多:“一辈子守望着他的地,盼望年年都能收获很多粮食;很多粮食卖出很多钱,很多钱再买下很多地,很多地里再长出很多粮食……如此循环再循环,到底为了什么他不问。而他自己呢,最风光的时候,也不过是一个坐在自己的土地中央的邋里邋遢的瘦老头儿。”
据说,一代代瘦或不瘦的老头儿们,都还严格继承着另一项传统:不单要把粮食变成土地,还要变成金子和银子埋进地里,意图是留给子孙后代,为此宁可自己省吃俭用。那时候我父亲还小,他说他依稀还能记起一点那警惕的场面:晃动的油灯把几条挥汗掘土的人影映在窗上,忽觉外面有所动静,便一齐僵住,黑了灯问:“谁?”见是几个玩耍的孩子,才都透一口气,而后把孩子们一一骂回到各自的屋里去。
但随时代变迁,那些漂亮的贵金属终也不知都让谁给挖了去,反正我是没见过。我的父辈们,也只因此得到了一个坏出身。
我怀疑我身上还是遗传着土财主的心理,挣点儿钱愿意存起来,当然不是埋进土里,是存进银行,并很为那一点点利息所鼓舞。果然有人就挖苦我是“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便聊聊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贵宾 帖子:6111 积分:32988 威望:0 精华:42 注册:2016/6/14 16:18:45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16 17:23:45 [只看该作者]

史铁生《花钱的事》有些话说得也有道理,从中也可看到作者对名利的澹然:

明智之士的话听起来也都不错,但细想,就有问题。第一:钱,只是花着,才是为人服务吗?第二:任何情况下,都一定是人花着钱,就不可能是钱花着人?比如说你挣了好些钱又花了好些钱,一辈子就过去了,那是你花了一辈子钱呢,还是钱花了你一辈子?第三:设若银行里有些储备,从而后顾无忧,可以信马由缰地干些想干而不必盈利的事,钱是否也在为人服务呢?我的意思是:钱是为了能花的,并不都是为了花掉的。就好比桥是为了能过河的,总不至于有了桥你就来来回回地总去过河吧?
在我看,钱的最大用处是买心安。必须花时不必吝惜,无需它们骚扰时,就让它们都到隔壁的银行里去闹吧。你心安理得地干些你想干的事、做些你想做的梦,偶尔想起它们,知其“招之即来,来之能用”,便又多了一份气定神闲。这不是钱的最大好处吗?不是对它们最恰当的享用?就算它们孤身在外难免受些委屈——比如说贬一贬值,我看也值得;你咋就舍得让孩子到幼儿园里去哭呢?
贬值,只要不太过分就好,比如存一万,最后剩五千。剩多剩少,就看够不够吃上非吃不可的饭,和非吃不可的药,够,就让它贬去吧。到死,剩一万和剩五千并无本质不同。好比一桶水,桶上有个洞,漏,问题是漏多少?只要漏到人死,桶里还有水,就不怕。要是为了补足流失,就花一生精力去蓄水,情况跟渴死差不太多。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衲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3897 积分:22989 威望:0 精华:42 注册:2017/10/25 20:57:17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1/16 19:19:37 [只看该作者]

       人这一辈子,有时不得不成为钱的奴隶,因为你要活在当今世界,必须得有钱。

       一辈子没钱,说明自已笨,有钱而不会化,说明自已更笨!


 回到顶部
总数 11 1 2 下一页